第155章在形成在膨胀
    凭良心说,情同姐妹什么的,秦源是不介意的。

    上过学的都知道,很多感情就是从互相称呼姐姐、哥哥、弟弟、妹妹之类的开始的。

    如果你非要纠结对方只是拿你当“妹妹”,而没拿你当男人看,那就是路走窄了。

    殊不知,有多少“男闺蜜”最终登堂入室,鸠占鹊巢的?

    所以既然苏若依敢想给他这么个“角色”,秦源老艺术家就敢坦然接受,毕竟演戏就是他的生命。

    在确定苏若依不是在钓鱼执法后,他便顺势轻轻地抱住了她的小蛮腰。

    呐,这可是你先动手的!

    然后说道,“苏姑娘,谢谢你。其实在我心里,早已将你当作姐姐一般了,只是心里一直有那些执念……现在,我会慢慢试着放下的。”

    到了这会儿,苏若依说的“执念”到底是什么鬼,秦源已经懒得研究了,他只想给她一个“正反馈”,鼓励她继续这么做……

    苏若依还是第一次被人这么抱着,有些不太适应,但秦源的话,又让她很欣慰。

    当然,除了欣慰,她还有一种特别的感觉,那种感觉说不太上来,只是无端地觉得……很温暖,很舒服。

    就在这时,只听屋外传来了齐婶的声音。

    “小姐,水已经烧好了。”

    “好的。”

    苏若依想轻轻地推开秦源,却发现他好像还沉浸在情绪之中,抱着自己不肯撒手,于是只好无奈地任由他抱着,然后对齐婶说道,“把水倒在浴桶之中吧,加一些凉水,别太烫。”

    “是,小姐。”

    齐婶应了声,便回去准备了。

    苏若依拍了拍秦源背,说道,“好了,我先帮你去调药粉,你在这待会。”

    秦源这才依依不舍地松开了苏若依。

    ……

    浴房,就在苏若依房间的隔壁。

    围成“之”字形的屏风后面,有个长约五尺、宽约三尺木制浴桶,浴桶之中热水已经准备就绪,冒着氤氲的热气。

    秦源已经脱去了长衫,只剩下一件白色的卫衫,静等着苏若依炮制药浴。

    苏若依将几包药粉倒入水中,又撩起袖子,露出洁白的胳膊,将手伸到水里,轻轻地搅动了下水。

    因为之前她的衣服曾沾染鲜血,所以方才她换了套衣服。

    难得的是,她穿的并非官服,而是一件淡黄色的小敞口纱衣,将她白皙的肌肤衬得越发柔嫩,腰间系着素青色的丝带,将玲珑的身段衬托得淋漓尽致。

    可惜的是,她依旧梳着男子般的发髻,依旧不肯化个红妆。

    秦源心想,如果苏若依红妆画眉,必然如初春桃红,清新中带着妩媚,两者交织的感觉,便是十里桃花都未必能及。

    不肯红妆就算了,她纱衣的敞口也开了一点点,不让人领略更多风情。

    秦源曾在琴芳宫看过燕妃的穿过一种大敞口的轻纱衣,那种敞口可以把裹胸露出来一部分,甚是美妙,引人浮想两篇。

    十七岁的苏若依,宛若一朵刚刚盛开的荷花,白里透红,却濯涟而不妖。

    什么时候能妖一下呢?

    “好了,你可以进去泡了。”

    苏若依大功告成,朝秦源微微一笑。

    秦源点了点头,缓步走向木桶,却是仅走了三步,便突然“嘶”地倒吸了一口凉气,又托着腰,一副痛苦状。

    “怎么了,伤还疼么?”

    “嗯,走路时还隐隐作痛。”

    苏若依没有多想,便扶着秦源走向浴桶,直到他踩着凳子,进入水中。

    坐在水里,秦源问道,“苏姐姐,我需要……把衣服脱了吗?”

    苏若依点了点头,“要的,你慢慢脱,我先出去了。”

    “好的……”秦源应了一声,马上又“嘶”了一声,只见他手努力地想抬起来除去衣服,却咬着牙,怎么也抬不起来了。

    苏若依又回过头来,问道,“你,怎生一下子又如此严重了?”

    秦源摇了摇头,说道,“没事,我、我便不脱了吧,应当也不会影响药效。”

    苏若依皱了皱眉,犹豫了下,终于一咬牙,说道,“算了算了,我来帮你吧。”

    秦源的眉头皱得越来越紧了,连忙说道,“啊这,苏姐姐,这样好吗?”

    “你怎么一下子又婆婆妈妈了?我们说好以姐妹相待的,况且你又是太监,有什么打紧的?”

    苏若依说着,关上了门,然后走到浴桶旁边,三下五除二就帮秦源除去了衣服。

    秦源结实的胸膛,顿时展现在了苏若依的跟前。

    苏若依忽然觉得脸有点发烫。

    这……水好热啊。

    “泡这药的时候,需要不停地揉搓皮肤,方能让药水渗透进去。”

    苏若依淡淡地说了一句,然后就拿了一块澡巾,浸湿之后裹在手里,然后开始帮秦源揉搓皮肤。

    既然都已经这样了,苏若依便打算好人做到底。

    反正,大家说好了以姐妹相处的。

    秦源只觉体内血脉在飞速地运转、膨胀。

    他怎么也没想到,梦想中的情景,居然可以部分提前上演……

    苏若依搓得谈不上温柔,毕竟是在清正司杀了五年妖的女人。

    但即便如此,当桶里的水倒映着烛光,折射在她那张精致的脸蛋上时,却为她点缀了一丝温柔,甚至勾出一丝淡淡的妩媚。

    屋子里很安静。

    苏若依把袖子撩得高高的,心无旁骛地帮秦源揉搓着,两截白皙柔嫩的胳膊一直在秦源的眼前晃荡。

    秦源不知道苏若依现在在想什么,但是他自己,确定已经心猿意马了。

    这种心猿意马的感觉与以往完全不同,如果说以往只是空想的话,那么这次似乎有点实质性的……热血的涌动?

    等下,自己只是个太监,如此具象的冲动之感,是不是有点不对劲?

    居然和在蓝星上的时候,十分接近?

    之前底下空空,无论怎么想象,可都未曾有过这种感觉!

    秦源心里猛地一惊!

    某处伤口之下,似乎有什么东西正在翻涌、在激荡!

    不对,那隐约是两颗……两颗至关重要的东西在形成、在膨胀!

    没错,就是曾经一度消失的,那男儿不可或缺的东西!

    秦源又惊又喜!

    原来,这种刺激可以大大加速回春的进程!

    此刻,不光是那两颗宝贝,另一处伤口的截面也开始有了大动静。

    秦源的惊喜之情已经无以复加,甚至全身都微微颤抖起来。

    我,从此要站起来了吗?
为您推荐

@妙笔阁
本站所有的小说,基于搜索引擎蜘蛛的自动抓取。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