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0章 红梅诗会【上】
    十五分钟改错字

    转天到了十五。

    早上小红和两个小丫鬟扫完了院子,两个小丫鬟凑在一处笑闹,小红则是拄着扫帚发起呆来。

    原以为托父母使力调到王夫人屋里,很快就能补上金钏的位置,谁成想正赶上贾政放纵过度伤了身子,王夫人一时矫枉过正,把身边有些颜色的全都排斥在外。

    阴差阳错之下,小红竟又落入了粗实丫鬟的境地。

    如此倒霉的遭遇,换成是谁也要心怀不满,何况小红又最是个求上进的。

    却说她这里正拄着扫帚自怨自艾,堂屋里彩霞挑帘子出来,一眼瞧见了她,便招手道:“小红,你过来一下。”

    小红忙换上笑脸,提着扫帚上前热情道:“姐姐可是有什么吩咐?”

    彩霞也不与她客气,直接开门见山的道:“太太正找手抄的金刚经呢,我记得宝二爷屋里有一本,你原是他屋里,正好替我跑这一遭。”

    小红听说是去宝玉那边儿,心下就有几分抗拒,毕竟她原想着等在这边立稳了脚跟,就来个衣锦还乡的。

    可现如今……

    只是彩霞也不给她拒绝的机会,交代完后又风风火火的回了堂屋。

    小红无奈,只好撇下扫帚,匆匆赶奔怡红院里。

    眼见到了大观园正门外,迎面就见几个仆妇簇拥着一个年轻妇人打从里面出来,小红原想避开,等她们走了再进门不迟。

    谁知那妇人远远瞧见小红,就扬声招呼道:“呦,这不是红玉吗!”

    红玉正是小红的大名,她见避不开,忙也堆笑迎了上去见礼:“秦家婶子好,您这是?”

    说着,看看妇人身后左右的仆妇们。

    “嗐”

    那妇人洋洋自得的一甩帕子,炫耀道“谁让我揽了这门禁巡夜的差事呢,还不就得隔三差五巡视巡视,哥儿姑娘们才能放心?”

    原来这妇人不是别个,正是焦顺的老情人儿杨氏。

    杨氏先前为了能换差事,曾刻意与林之孝家的交好,故此和小红也是熟悉的。

    不过她今儿主动叫住林红玉,为的可不是叙旧。

    杨氏一面炫耀着,一面冲身后摆了摆手,示意仆妇们各自散去了,这才拉着小红到了旁边偏僻处,笑道:“昨儿才和你母亲提起你呢——我们搬了新家,得空家里去认认门。”

    也难怪她春风得意,她平生三大憾事,一是嫁过来没能生下儿女;二是差事上不如意,黑白颠倒也没个人疼;三是和妯娌蜗居在小院里,每每都要看对方的眼色。

    如今因焦顺帮衬,这三大憾事竟都功德圆满了,也难怪她如今对焦顺死心塌地,心甘情愿的冒险帮焦顺和大奶奶偷情。

    听她一再的炫耀,小红心下不耐,面上却满是喜庆,巧笑嫣然道:“那我可要恭贺婶子乔迁之喜了。”

    杨氏顺势上下打量了她一番,掩嘴笑道:“这丫头,怪道我前儿听贵人念叨你呢,果然是出落的如花似玉了。”

    听她突然来了这么一句,又似乎是话里有话的样子,小红心下一动,假装不明所以的问:“不知是园子里那位姑娘,怎么竟就说起我来了?”

    杨氏拿腔拿调的摇头:“这可不是位姑娘。”

    “那就是宝二爷了?我才从他院里调出来没几天,兴许是因为这个说起我来了?”

    “宝二爷如今可顾不上你。”

    杨氏不加掩饰的撇了撇嘴,压着嗓子道:“听说他最近迷上了个戏子,整日里流连在外的,别说是你了,若不是有个什么劳什子诗会勾着,只怕连姑娘们都顾不得喽。”

    小红对此也有些耳闻,前面那话不过是铺垫罢了。

    她顺势抱住杨氏愈发丰腴的身子,不依的撒娇道:“这也不是、那也不对,婶子非急死人不成?这到底是哪位贵人,您快告诉我吧!”

    杨氏一笑,指着西北角道:“远在天边近在眼前,这贵人正是后门内的……”

    她不曾把话说全,小红却也已经明白说的是谁了。

    想起先前在堂屋门口,自己与焦顺对答的情景,倒没察觉出焦大人对自己有什么不同寻常的地方。

    可秦家婶婶也不会无的放矢……

    是了,焦大人那样的官老爷,自然不会和宝玉一样,把什么心思都显露在外面。

    难道说焦大人当真对自己……

    小红只觉得心头噗通乱跳,下意识掩住了胸口。

    她在宝玉那边儿受挫之后,原本盯上了年轻有为的贾芸,谁成想用来传情的信物,却被人家弃如敝履一般。

    为此,小红颇伤心了好一阵子,同时也愈发认清了自己的身份。

    虽说林家在荣国府里有些牌面,可到底也只是个奴才而已,和赖家这样的都没法比,就更遑论是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的焦顺了。

    似这样的高不成低不就的出身,最好的前程就是给爷们做姨娘,又或是像平儿那样,受主母倚重的开脸大丫鬟。

    这也是她先前,一门心思想往宝玉屋里钻的原因。

    焦大人论尊贵,自然还比不得宝玉,却也是她攀得上的人当中,数二数三的存在了。

    况他二年才刚起势,屋里头拢共也不过四五个人伺候,且听说丫鬟们个个都开了脸……

    想到些有的没的,她不由暗暗涨红了面皮。

    杨氏将这些看在眼里,暗道那冤家如今果然不一样了,单凭一句‘惦记’,竟就闹的小姑娘牵魂挂肚的。

    她也是忙了一夜的,如今既达成了目的,也就没和小红多说什么,随便找了个理由径自去了。

    小红又在大门前出了一阵子神儿,好半天才想起还有正事要做,忙收拾好心情匆匆赶到了怡红院里。

    因宝玉带着袭人麝月去藕香榭参加诗会,家里暂时是秋纹做主。

    偏秋纹对小红最是看不惯,又听说她在王夫人身边也不得志,自然更没好脸色给她。

    小红心下着恼,干脆刻意不提缘由,只说是彩霞差自己来拿金刚经的。

    秋纹听是彩霞的差遣,态度愈发不耐起来——彩霞对这边儿态度一贯冷淡,如今两个厌物勾搭到了一处,自然是让她加倍的厌烦。

    当下冷言冷语道:“你来的不巧,二爷如今不在家,他书房里的东西我们谁敢乱动?若少了什么、坏了什么,吃挂落的可是我们!”

    林红玉听了这话,立刻作势欲走,嘴里道:“那我这就回去,把姐姐这话原原本本的告诉太太——太太正急着找呢,可耽搁不得。”

    “等等!”

    秋纹剜了小红一眼,没好气道:“既是太太要的,你怎么不早说?你在这里等着,我进去翻翻看有没有!”

    目送秋纹沉着脸进了书房,小红心下略有些解气,可转念一想自己也不过是借着由头才压过秋纹,真论境遇反还不如她多矣。

    这般想着,她就有琢磨到了焦顺头上……

    等秋纹把金刚经找来,小红出了怡红院沿着大道往外走,路过藕香榭时,远远就见一大堆人守在门外,其中最显眼的就是高大丰满的司棋,以及她身边笑盈盈的袭人。

    此时司棋正不知颐指气使的说些什么,丫鬟们都众星捧月的围着她笑闹,一时连袭人这个出头,竟都被她盖过了风采。

    小红远远望着这一幕,心下愈发的杂念丛生。

    早先司棋在二姑娘身边,虽也蛮横,却只是穷横,如今跟了焦大爷,才真正豪横起来。

    若是自己也能……

    发了一会儿子呆,她这才捧着金刚经回了王夫人院里。

    不想一进门,就见丫鬟仆妇们三三两两,在游廊里欢笑议论着什么,竟也不见有人呵斥阻止。

    王夫人素喜清净,最不耐这般嘈杂景象,如今却怎么……

    小红满心的疑惑,把书交给彩霞的时候顺嘴儿问了句,这才知道原来是衙门里刚刚传回消息,贾政高升屯田清吏司郎中!

    怪道外面热闹成那样,也不见王夫人阻止呢。

    不过这和小红没什么相干,她满腹心事的从堂屋里出来,却见赵姨娘打扮的花枝招展,正也满脸喜庆的往这边赶。

    赵姨娘最近也过的颇为不顺。

    先是剃头挑子一头热想把女儿嫁给焦顺,结果却碰了个软钉子,紧接着贾政的身体又因为放纵过度出了问题。

    连小红这样不相干的,都因此遭了无妄之灾,何况是她这个始作俑者?

    王夫人几乎是见天排挤打压!

    这也还罢了,贾政因遵医嘱不敢亲近女色,一时也跟她疏远了,而以色侍人可是赵姨娘赖以存身的根本,这些日子不得施展,心里是七上八下没着没落的。

    今儿听说贾政高升了,她也跟着欢喜的什么似的。

    倒不是为了旁的,而是贾政一般遇到好事儿,总要缠着她弄些花活儿。

    故此赵姨娘才急急忙忙打扮起来,准备趁着这个大好的机会固宠。

    王夫人原也十分高兴,可瞧见赵姨娘花枝招展的样子,一时却像是兜头泼了盆冷水。

    贾政遵医嘱禁欲了一个多月,近来倒大多睡在她屋里,而她因怕坏了老爷的身子,从来都是相敬如宾,谁知刚养的差不多了,这狐媚子就又不消停!

    她当下把脸一板,把赵姨娘叫到近前道:“老爷也是有年纪的人了,何况先前又伤了身子,如今才刚好些,可经不起再折腾了——我这里有几本佛经,你拿回去闭门抄录,也跟着学一学修身养性的道理。”

    赵姨娘闻言,恰好似当头挨了一闷棍。

    偏先前引逗着贾政用那虎狼之药,也确实是她的不是,如今被王夫人借机敲打,赵姨娘也实在挑不出什么来。

    只能闷闷不乐的应了,心不甘情不愿的回了自己屋里,赌咒发誓的愤恨不已。

    而王夫人打发走了赵姨娘,先在厅里出了一会儿神,然后便独自回了里间卧室,从箱子底下翻出个小包袱来,把手伸进里面摩挲着,脸上渐渐就浮现起羞喜的红晕来。

    当初薛姨妈许诺之后,没几日就把东西送了来,也不知她是怎么搜罗来的,当真是瞧一眼就让人眼红心跳。

    可惜恰逢贾政伤了身子,这些东西自然无从施展,只能压在箱子底下放着,渐渐也就被王夫人抛在了脑后。

    直到方才被赵姨娘那身装扮一提醒,王夫人这才想起自己还藏着‘杀招’。

    其实贾政的身子合该再养养的,可眼下就算自己肯体恤他,最后也只会便宜了那狐媚子。

    与其如此,还不如把这戒破在自己身上——自己好歹还知道节制,那狐媚子却只会一味引逗着贾政蛮干!

    做了一番心理建设,彻底拿定主意之后,王夫人才想起还有件正事儿要叮咛,于是忙喊了彩霞近来,吩咐道:“快去给焦家下帖子,就说老爷晚上要设宴款待!”

    贾政在工部蹉跎十几年,这回能够高升郎中,焦顺绝对是头功,故此传回消息的同时,就吩咐让摆下酒宴,等晚上要和焦顺一醉方休。

    彩霞领命出来,翻找出现成的请客帖子,正准备亲自给焦顺送过去,一出门却又撞见了小红。

    小红下意识问了句:“姐姐这是?”

    “去焦家下帖子。”

    彩霞随口答了,却不想小红一下子就上了心。

    她本就是个主动进取的性子,如今既听闻焦顺有可能惦念上了自己,又动了趁机攀高枝儿的心思,自然要设法去验证验证。

    于是忙佳作提醒的试探道:“我听说邢姨娘如今正在别院里跟姑娘们做诗呢,姐姐要下帖子不妨直接去别院里,也省得扑个空。”

    彩霞不知就里,又随口道:“不碍事的,焦大人今儿休沐,这时候应该在家。”

    小红听了这话心头突突直跳,强自按捺心绪,讨好的笑道:“既是要庆祝老爷高升,这院里少不得还要准备准备,姐姐一时哪好走开?还是我替姐姐跑一遭吧!”

    彩霞略一迟疑,想起方才吃了排头的赵姨娘,想着自己正好可以趁机去宽慰她一番,于是便顺水推舟的应了。

    小红得了帖子,捧宝贝一般出了院门,看看左右无人,又摸出个小镜子仔细梳理打扮了一番,这才拂柳随风一般往焦家去了。
为您推荐

@妙笔阁
本站所有的小说,基于搜索引擎蜘蛛的自动抓取。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