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三章 齐家门楣
    

    眼见局势快要控制不住,几个看惯了吵闹争端的警察也起身打断,“口供录清楚了,应该是误会,建议你们还是私下协商解决方案。”

    陆瑶见状便也打起圆场,学着小喵的样子拽了拽宫岐的猫尾巴,“他们说的有道理,而且顾峥是允琛的好朋友,你就当是卖我一个面子,不打不相识嘛。”

    “哟,认识啊?”宫岐闻言,勾唇笑了笑,笑容瞬间又冷下来,“认识也不行,我这个人向来得理不饶人。”

    邵允琛轻咳了两声,转头向顾峥投递了一抹意味深长的眼神。

    顾峥皱了皱眉,作出妥协,“这么着吧,你和孩子的伤有多少医药费和营养费,我都包了,我自己的伤自己解决,权当自己倒霉摔了一跤,行不行?”

    见宫岐没说话,邵允琛转而看了看她身边的小喵,便勾唇一笑,“不如问问孩子的意见,毕竟你也说了今天是她被领养的日子,浪费时间在这种不开心的事情上,她也未必愿意。”

    邵允琛话音未落,宫岐便鬼使神差地顺着他的话锋将视线下移,与旁边的小萝莉相互对视一眼,就见她扯着自己的衣服,讷讷摇了摇头。

    “行吧,就这么办了。”宫岐颇为倨傲地应了一声,“不过什么费用就算了,你要是真有心,不如多捐点钱给社会福利机构,或者跟我一样,领养个孩子也好。”

    她说完,牵了小喵的手,姿态傲慢地离开。

    陆瑶抿唇,等人走远了,才听到顾峥“啧啧”着倒抽冷气的声音。

    邵允琛垂眸看着,脸上没什么表情,就淡淡地提醒,“顾峥,你难道打算一直这么混沌过下去?”

    他身上弥散的酒精味道,让男人皱了皱眉。

    顾峥倚着背后的墙,一副无所谓的姿态摆了摆手,“不会,我已经答应我家老头了,这几天的相亲,我可是规规矩矩去的,要是相中了,说不定年底之前就能吃上我的喜酒呢。”

    顾家少爷的名声在圈里确实不算好,谁能愿意把自家女儿嫁过来,除非是一心想着攀这家的高枝,不管她死活的。

    偏偏这样的人,顾家老爷子一眼就能看出来,也不会同意。

    邵允琛屏息,有些话滚到了喉咙里,还是被他生生吞了回去。

    “我先走了啊。”顾峥见邵允琛仿佛在思虑什么,也没有探究的心情,只拍了拍他的肩膀,就一步三晃地离开了。

    陆瑶和邵允琛随后出来,开车回去的路上,女人转头望向窗外,像是漫不经心地问着:“顾峥和齐枫,怎么了?”

    邵允琛沉默了一阵,嗓音暗了暗,“齐老太太注重门楣,不可能让齐枫嫁给顾峥这样不务正业的富二代。在她眼里,哪怕一个律师或者医生,都比他要强上百倍。”

    陆瑶沉思,觉得可惜但并不同情。

    “路都是自己选的,他怪不得旁人。”这话说出来未免显得凉薄,但却是陆瑶内心所想,“他的身世经历我也听说过一些,真假几分我不予评价,但用别人的错误来惩罚自己又牵连别人,这样的结局也配不上几句唏嘘。”

    邵允琛和顾峥的感情,比外人看起来还要深厚,陆瑶说的这番话他虽然无法反驳,却还是没由来的一阵不快。

    “如果所有人都能用旁观者的角度来处理自己的事情,这世界上就不会有那么多糊涂账了。”邵允琛缓缓加重了油门,握着方向盘的指节也收紧了。

    简单的两句话,让陆瑶的心瞬间沉淀下来,她将落在窗外的视线收回,怔愣地盯着面前小小的一方视野,淡淡应了一句:“倒也是。”

    “齐枫找顾峥摊牌的当天,他就去求了老太太,但老人家用手杖把他赶了出来,之后就气得住院了,说死也不会同意。”邵允琛沉声开车,说话声音凉薄,像是在叙述一件平常小事。

    他的眸光忽而松动了几分,“如果早些年,他的那些破事还没那么多,齐家也还有一个姐姐能撑门面,兴许事情不会像如今这样。”

    陆瑶的心也不由跟着颤了颤,毕竟齐家落得如今的境地,和她有关。

    那位齐老太太她也曾见过,能看出来是个傲心傲骨的人,但没料想齐家内里明明早就一片荒芜了,她还撑着那所谓的门楣不肯弯下腰来。

    “那齐枫现在在京都做什么?”陆瑶回了回神,脑海中忽然回想起当初那个受了姐姐利用,便不管不顾跑到她家门前骂人的直爽姑娘来。

    她还不知道齐枫和尚睿之间的那层关系,如果知道了,恐怕也不能再表现得这样镇定。

    邵允琛的喉咙涩了涩,最终将车拐进了小区,在一片昏暗的视线中缓缓放慢了车速,也漫不经心地应着:“不知道,有些事情,只有她自己想明白了才行,别人谁也插不了手。”

    陆瑶明白他话里有深意,却没有追究。随着车身停稳,她解开了安全带,下车之后朝小区便的人工湖旁指了指,“要不要散散步?”

    之后两人沿着湖边鹅卵石铺成的小路一直往前走,陆瑶倚在邵允琛的肩头,脑海中回想着很多事,突然感慨起来,“允琛,相比之下,我们真是幸运的。”

    “嗯,因为世上哪有我这么优秀的老公。”他勾了勾唇,鲜少这般居功自傲。

    但他说的没错,对比之下,譬如齐枫,譬如宋苒,再譬如周琳琳,陆瑶都觉得邵允琛是她认知范围内,最优秀的老公。

    而提到宋苒……

    下飞机之后,她正要上家里的保姆车时,突然听见旁边汽车鸣笛的声音,抬眼望过去,就认出了尚睿的车。

    她没有犹疑,冲司机摆摆手,“你先回去吧。”

    之后便转身朝后走了两步,拉开了副驾驶的车门,坐了进去。

    刚刚坐定,男人没有关切,没有问候,只是淡淡的一句带着不满情绪的质询:“你去南城了?”

    宋苒似乎有些疲倦,上车系上安全带之后便闭上了眼睛,听见他的问话也只是不轻不重地“嗯”了一声,“我的行程,你向来知道的很清楚。”

    “去做什么?”尚睿开着车,回避了她话里讽刺的意味。

    宋苒抿唇,不再多应一句。

    她的脑海中纷繁复杂的,只回应着三个声音,在短短的两天内,她从三个人口中听到了同一句话——“尚睿不值得。”

    一个是沐名,一个是陆瑶,一个是邵允琛。

    她倏而勾唇,十分自嘲。
为您推荐

@妙笔阁
本站所有的小说,基于搜索引擎蜘蛛的自动抓取。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