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篇 赌神 第十三章 百元大钞
    找到何富贵并不难同,他正如阮瞻事先的猜测,就在金石镇里。他虽然一直在全国各地流窜参赌,但既然已经订了开发荒山的合同,想来他的主子会让他在家乡呆上一段时间,以帮助她们完成秘密的行动。也许在别人眼里,他是赌神,但在他主子的眼里,也不过一条狗罢了。

    让阮瞻有些意外的是,那两个恶煞不可能不知道他会找来,可是竟然不躲,显然她们要做的事是非常重要的,重要到可以让她们冒险。

    小心谨慎的,阮瞻先花了几天时间在镇上和山上逛了一大圈,然后在确定没有被发现的情况下到镇上打听情况,一听之下,整件事还真透着古怪。

    在金石镇的镇民眼中,何富贵的暴富简直是个奇迹,大家心里都明白他是因何而富,但既然没有人调查他,人们也只有羡慕的份儿。这在镇上造成了相当不良的影响,参赌的人骤然增多,每个人都想像何富贵一样一夜暴富。赌博之风过剩的结果,就是镇上的警方开始了严厉的禁赌活动,到现在反而一处地下赌庄也没有了。

    而何富贵穷人乍富,自然大做奢华的派头,现在他原来的房址上正在盖一栋三层的洋楼,也不管冬季是否适宜盖房子。因为房子还没有盖好,他一直住在镇上最贵的旅店里,花钱如流水一样的乱买东西,有时候竟然派保镖邻县去采购。以前看不起他的人,现在没有一个不巴结他的,许多妙龄女郎也对他频施媚眼,渴望嫁给这个男人做续弦。这些愚蠢的女人只看到了金钱散发的光芒,看到何富贵开发荒山可能带来更大的财富,从没有想过,赌博带来的财富哪能够长久,也忘记了这个可耻的人曾经为了赌钱而卖掉自己的老婆。

    对于荒山的开发,镇上的人倒是一致拥护,因为那毕竟带来了更多的就业机会,可以让他们赚到更多的钱。不过在阮瞻看来,何富贵的其它行为非常正常,他对那座铁头山的开发却着实让人摸不到头脑。

    他不懂开矿,也明白中国的矿产因为在开发过程中的方法不科学而浪费严重,把许多还有很高价值的矿石当矿渣扔掉了。金石镇以前没有开过矿,因此没有任何设备。何富贵在设备还有到位的情况下,已经雇佣了镇民利用最原始的方式开矿了――爆炸,挖石头。远远望去,就像一个古时候的采石场。

    更怪的是,他炸平了两个山峰的山头后也不把石头分类进行辨别,或者进行下一步工序,而是让人们把石头都扔到一道不太深,但却极其狭窄的山缝中。他只说那些石头不是所需要的矿石,但是只要担了石头去那里就有钱给,所以工人们好奇了一阵后就不再问了。

    这座山虽然名为“铁头”山,但却不是一个圆圆的头状,而两个半圆的山包连在一起,从远处看像一个字体柔和的‘’,而那道裂缝就是最中间的部分。阮瞻这时候真恨自己不懂风水,不明白他为什么帮那两个恶煞填上这道裂缝,可是他可以肯定的是,这山并不是聚集灵气之地。

    那她们为什么要选在这里隐匿起来?难道他猜错了,她们并不是长期藏身在这里,而是要从这里得到什么?那么,她们要得到什么呢?

    眼见天色已近午夜,阮瞻决定开始他的赌局。镇上的地下赌庄全部被取缔了,现成的赌局已经没有了,他决定直接上门来个一对一的对赌。其实这倒省了他的事,毕竟他不想这件事闹得太大,知道的人越少,对他越有利。而且通过时间不多的观察,阮瞻发现何富贵因为没有钱赌而难受之极,就和犯了毒瘾而没有毒品的人一样。就算是这镇上的地下赌庄还存在,面对着他这么个逢赌必胜的赌神,谁又敢接待他,和他赌钱呢?!

    这两天,阮瞻看到何富贵弄了一个地称,闲极无聊的跑到石场和工人赌石块的斤两、还站在大街上和小孩子赌过往行人的下一个是男是女,赢了他的人,他会给一百块钱,但没有人赢过他!从这可以看出,何富贵想赌都要想疯了,只要他登门,何富贵必然会答应。至于那两个恶煞,他不会给她们反对的机会。

    小夏说过,她们是附在何富贵的耳环上的,他猜那是她们的本命物,就是一开始就附着的东西,拿到那对耳环,会非常容易控制她们。何富贵是人,阮瞻不想打倒他抢东西,因为他还有四个保镖,那将是很费力的,也不想用法术迷倒他们,因为那会耗费功力,他可还要留着功力对付那对恶煞呢!所以,他和何富贵赌,就赌那对耳环。

    背包里,有他带来的五万块钱,想想他和何大富翁比起来还真是寒酸,也就够赌一把的。他自嘲地笑了一下,提醒自己一次也不能输,要把这位自入邪以来战无不胜的赌神赢个干净,可惜小夏看不到这场景。

    想起小夏,阮瞻的心里涌上了一股柔情。他这么做是为了自己,更是为了她。他要借这两个恶煞的口找到父亲的下落,问明白父亲有什么苦衷,还要问清逢三之难是怎么回事。他舍不下她,所以他不能安静的面对命运,非要找出度过死劫的办法不可!

    蓦地,他感觉出一丝阴气从对面袭来,不厉害,但是怨气很浓。此时他正走在一条小巷里,穿过这条小巷,就是镇上最高级的旅店里。他停下了脚步,却没有抬头,月光下斑驳的树影里,一条黑影在树枝上摇摇晃晃的,如同垂死的蛾子,凄惨而又可怖。

    “别作怪!”他冷冷地说,“没有用的。”

    一阵风吹起,地上的一张废纸被吹向了半空,从那个吊在树枝上的女人身影中穿过,那女人歪过头,发出一声低低的呜咽。

    “我知道你是何富贵的老婆,但你这样报不了仇的,伤害的不过是无辜的人,这样你的怨气只能越来越浓,于你有害无利。”阮瞻的声调仍然淡淡的。

    可能看出了阮瞻不是凡人,也知道阮瞻是为何富贵而来,这吊死鬼像一片枯叶一样从树上飘落,跑倒在阮瞻面前,也不说话,只是一味的哭,声音在小巷里听来格外凄厉和阴森。

    阮瞻随便一挥后,把她的哭声围在结界之内,免得引人注目,吓着无辜的镇民。

    “想报仇,可是接近不了他是吗?”他站在小巷中,并不低头看,也没有任何举动,在外人看来,没有一点异常之处。

    何富贵的老婆不停的磕头,不停的哭泣。

    “你知道他是怎么成为赌神的吗?这个答案于我没有关系,只是好奇,想知道而已。”

    “他去了童子坟,贡了鸡血饭。最重要的是有那两个恶煞帮他!”

    果然与他猜测的近似。阮瞻心想,同时从包里拿出一张百元大钞扔到地上,“附在这上面,我保证你有机会亲自报仇。”

    “恶煞――恶煞――”何富贵的老婆一哆嗦,不停地念叨着,显然她曾经试图接近何富贵,不知道吃了什么大亏,到现在还心有余悸的样子。

    “放心,我必不让你被她们所伤。”阮瞻轻叹一口气,“这两天你一直在暗处,我是知道的,所以也不瞒你,我现在就去找你前老公的晦气。今晚,他的赌运就到头了,那两个恶煞的运气也到头了。你若相信我的话就跟着我,如果不信,也随你。只是你别在显形吓人了,否则我不饶你!”

    何富贵的老婆听他这么说,看他冷静沉着的模样,不再犹豫了,一抖身附在钱币之上。

    阮瞻伸手虚空一抓,那钱就飞到他手中。他伸指在钞票的两面划了两个符咒,保证上面的阴气不会过早显露,让那两个恶煞警觉,然后对着钞票说,“本来你对小夏起过歹意,我不想帮你,甚至想惩治你,可是她同情你的遭遇,所以我才放过你,还给你机会报仇。希望你报了仇后就尘归尘、土归土去,不要再惹是非。”

    钞票在他手中团了一下,表示答应。阮瞻再不多话,把钱塞回到背包中,大步向何富贵住的旅店走去。他知道何富贵已经在赌博中养成了昼伏夜出的习惯,不到清晨是睡不下去了,所以并不着急。快到酒店的时候施法隐住身形和气息,背包也贴上了隐形符,才进入旅店内部。

    旅店的服务员早趴在前台上睡着了,根本没有注意到大门无风自开,阮瞻就那么施施然的来到了顶层何富贵的房间。仔细感觉了一下,确定房间内有微弱的两道邪气,虽然极力隐藏,但逃不开他日渐增强的法力的探测,知道那两个恶煞也在其中,松了一口气。他就是为她们而来,假如她们恰巧不在,还在他费事再来一趟。

    现身,伸手敲门,门里一个保镖应了一声。

    “送宵夜的。”阮瞻把声音提高了几度说。他打听过,每天这时候,何富贵都会要宵夜,只是他今天提早了十几分钟,避开了真正送宵夜的人。

    “这娃子真乖,今天不用打电话就送来了,呆会多给小费。”何富贵志得意满的声音说着。

    门开了,一个彪形大汉挡在门口,可是阮瞻早有准备,伸手一晃,让他有片刻的失神,阮瞻已经推门而入,一眼就看清何富贵的耳朵上那两个红宝石耳环。因为他来得突然,那耳环还是普通的红色,证明那两个恶煞还在休息状态。

    “你是谁?”何富贵一愣,保镖们,包括刚才闪神的一个也清醒了过来。

    一瞥眼,那对耳环突然变红,红得妖异而鲜亮,阮瞻知道那对恶煞因为何富贵的意外之感被惊动了。可是他要的也就是这几秒的停顿和惊愕,伸指在空中画了个无形的符咒,早已咬破的舌尖含了一口血气直接喷到了所指之处。

    那是无形结界,看似简单,他可是提足了灵力施出的,以那两个恶煞的法力,他可以保证她们被关在本命物上两小时不能出来!

    果然,耳环的红色又暗淡了,只是他古怪的行径让那四个保镖如狼似虎地扑了上来。

    阮瞻一闪身,躲过了比较危险的招数,却故意让不危险的招式落在自己的身上,乖乖被按到墙壁上。

    “小子,抢我?也不看看我是什么人!”何富贵过得太无聊了,被这意外激得来了精神,又见自己不会有事,所以没有发怒,反而觉得有些兴奋,“就这么缺钱吗?”

    “我不缺钱,是来找你赌钱的。”阮瞻平静地答,看了一眼落在地上的背包。那背包他故意掉落在了地上,背包的口也没有合上,洒了一些钱在外面,其中有一张百元钞票飘得最远,落在了房间正中。

    “赌钱?这倒有意思了!还有人敢和我赌钱?!我故意输都输不了!”何富贵意外之后大喜。

    小夏若在,会说什么?一定叫何富贵为东方不败!阮瞻脸上露出笑意,心里想的是心上人,可在何富贵看来却是嘲笑他。

    “你还别不信。一看你就是外乡来的,这地方没人敢和我赌。”他挥手叫保镖松开阮瞻。

    “老板,这不行。这小子有两下子,刚才我们三招都打空了,只是最后才制住他。”保镖反对。

    “没事没事,你们四个围着他不就得了。”嗜性大的人胆子都不小,何况何富贵知道那两位“大仙”能保他,因为赌运过好,在外面得罪了多少人也毫发无伤,因此也不在意。

    阮瞻一得自由就把地上的钱捡回来,表现出很爱钱的样子,只是那张百元大钞飘得太远了,他似乎怕这几个保镖对己不利,没有捡起。

    “看来你的钱在向我招手呢!”何富贵笑了一声,走了两步,捡起钱放在桌子上,感觉这张崭新的票子似动了一下,耳朵也有一些疼,不禁抚了抚。还以为大仙有何训示,哪想到耳边一点声音也没有,只当是没有危险,又想到送上门来的赌客,兴奋得脸都红了。

    “为什么找我来赌?”

    “我一个外地的朋友告诉我,你的赌运好得不得了,简直就是赌神,我不服,想来试试。”阮瞻报了一下小夏逃离的那座城市的名子,“听说你家乡在这儿,特地来找你,哪想到这里禁赌那么厉害,这才来和你对赌的。怎么?不敢?”

    “你要把钱送给我,我有什么不敢?”何富贵听说能赌钱,快乐得要疯了,全没注意到那张百元钞票在桌上焦急的滑动着。

    如果您喜欢这本书,请来落初文学,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为您推荐

@妙笔阁
本站所有的小说,基于搜索引擎蜘蛛的自动抓取。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