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五百四十二章 劫尊者的门路
    劫尊者面露不屑之色,道:“就算有始祖神源又如何?一个都陨落了上亿年的始祖,能比得上大尊神源的十分之一?始祖神躯蕴含的力量,还有百分之一吗?残魂对始祖的感悟,可有生前的万分之一?”

    “他根本不是什么黄泉大帝,而是一具鬼尸,是一个全新的修士。就算现在拥有了不灭无量级别的战力,能不能达到不灭巅峰,尚且还是一个未知数。”

    “本尊继承的大尊的神源,比他体内的神源强大不知多少倍,尚且无法天下无敌。哼!”

    “你是资质太差,浪费了大尊的神源。”张若尘不咸不淡的,说出这么一句。

    劫尊者如同被踩到尾巴了一般,气得慑慑发抖,道:“若非老夫出手救你,你都被人打死了!”

    “好了,好了,多谢劫老出手相救。”

    张若尘看向天穹,继而目光一凛,望向南边,道:“有些不妙啊!”

    南边,一道道强横的气息出现,站在山岭之上。

    气息引动天象变化,使得天空明若白昼。

    一连十多尊人形太古生灵现身,元笙已经与他们汇合在一起。渐渐的,这些人形太古生灵,对张若尘、劫尊者、凤天、生死两重棺展开了合围之势,缓缓靠近。

    劫尊者显得非常淡定,道:“放心,一切都在本尊的预料之中。”

    张若尘发现那些人形太古生灵里面,至少有两股气息非常强大,只是站在那里,就给人以无穷压力,将天地规则都改变。就连元笙,都没有这样恐怖的气息威压。

    他实在很难理解,劫尊者为何如此镇定。

    难道这老家伙的战力,已经强横到可以在黑暗之渊横行无忌的地步?

    但,他才悟出十九重天宇啊!

    凤天与生死两重棺已经停止斗法,白衣如雪,冷艳如霜。在她身旁,血叶梧桐和虚穷齐齐现身,一扎根在地,一遨游在虚空。

    周乞鬼帝的绝大部分魂雾,被她救走,鬼体在血叶梧桐下重新凝聚出来。

    顿时,呈现出四方对峙的局面。

    一株与血叶梧桐一样高大的黑色槐树,生长在一众太古生灵的后方,树干如山峰。密集的树枝间,站着一位身影,身周气流交织犹如蚕茧一般将她包裹。

    她便是元道族的大长老,元簌殷。

    很难看清她的面容,只能感受到从她身上一层层逸散出来的强大神劲。她道:“诸位来自上界的朋友,既然到了黑暗之渊,不如就随老身去混沌河做客如何?”

    “白苍岭更近,到白苍岭做客吧!”

    一尊十多丈高的,犹如人形雕像一般的中年男子,微微含笑,如此说道。

    他很像石族,身体皮肤皆是石质,但体内有血液流动,眼睛明亮,生命气息浓厚。就站在那里,脚下就长出许多植被,白色的花,白色的草,白色的树……

    他,乃是土族族皇。

    凤天淡然若是,道:“就凭你们这些人,请得动本天吗?”

    土族族皇道:“十二族,包括大冥山的强者,很快都会赶来。到时候,谁走得掉呢?”

    “至少现在还没有赶到。你们谁留得住本天?”

    凤天目光落向张若尘,道:“你过来!”

    张若尘刚刚收起须陀洹白银树,心知凤天这是准备带他突围而去。

    劫尊者立即传音给张若尘,道:“这么多人看着呢,你是剑界之主,她叫你过去你就过去,多没有面子。女人,就不能顺着她,你越顺着她,她就越变本加厉,相信老夫准没错。在黑暗之渊,本尊有门路,放心,安全得很。待会儿,本尊还有大事与你商议!”

    张若尘的确是对劫尊者来到黑暗之渊甚是好奇,于是,看向凤天,道:“凤天好意,若尘心领了!家中老祖在此,不好离开。”

    “行!”

    就这般简单的应了一个字,凤天背上展开双翼,御空而去。

    张若尘很清楚,凤天话越少,心越怒,但却只能叹息一声。

    与此同时,生死两重棺遁入地底,向另一个方向冲去。

    太古生灵并未出手拦截,很显然,他们现有的力量,的确无法同时镇压两尊不灭无量。甚至,想要将其中一尊留下,都要付出巨大代价

    张若尘向劫尊者靠近过去,低声道:“我们还不走?”

    “走什么走?现在走,遇到任何一个,我们都得死。”劫尊者传音道。

    张若尘怔住,道:“你老这是……什么意思?”

    “我这不是才悟出第十九重天宇,刚刚可以调动神源中的始祖神气和始祖规则。刚才那两下,已经把我最近积累的始祖之力,全部消耗一空了!”

    劫尊者面色平静,充满着无穷自信,又道:“别露了破绽,镇定一点。”

    张若尘很想现在去追凤天,果然不能太信任这老家伙。

    “放心,刚才那一手,天尊级之下没有几个人不怕,足以镇住这些人。”劫尊者道。

    张若尘道:“感情你就是一个一拳强者?”

    “镇定!本尊心中有数,都说了,在黑暗之渊有门路呢!”

    劫尊者仰首挺胸,手捋胡须,径直大步向一众太古生灵走去。

    那气度,那风范,拿捏得死死的,简直犹如天尊降临,让太古神灵皆压力倍增,一个个如临大敌。

    土族族长神色凝重,脚下泥土化为沙粒,已在凝蓄神力。

    元笙让别的太古生灵后退,独自提枪傲立,眼中战意和忌惮并存。

    “簌殷,我此次前来黑暗之渊,就是为了见你一面。哪怕明知这一面千难万难,但,我还是义无反顾的走过了无定神海,穿过了黄泉星河,来到了这里。只为向你倾诉多年的相思之苦!”

    劫尊者气度超然,但目光泛红,深情真诚,望着站在殷槐神树上的那道身影。

    哪还有半点刚才的无敌气势?

    完全就是一个风尘仆仆,沧桑悲凉,跨越千山万水而来的苦情人!

    元笙诧异凝神,情不自禁的转过身,悄悄看向飞身落下的大长老。

    此刻的张若尘,比她好不了多少,眼中充满困惑、震惊、疑问。

    这就是他所说的门路?

    血叶梧桐化为人形,站在虚穷的背上,很是愤怒的道:“张若尘太可恶了,主人都放弃了镇压盖灭,专门回来救他。他却这般不识好歹!”

    “本天并非是为了救他,才放弃追杀盖灭,而是有更重要的事要做。”凤天道。

    血叶梧桐道:“那盖灭已被重创,就要被我们拿下,主人若非是感应到张若尘有危险,怎么可能在那个时候放弃镇压他?”

    凤天目光盯了过去,血叶梧桐立即闭嘴,但眼神中依旧带有怨气。

    “张若尘还有大用!他的价值,远在盖灭之上,不能死。”

    凤天又道:“你可还记得,当时盖灭说了什么?”

    血叶梧桐细细思考,道:“他说,不动明王大尊和大冥山的禁约就要失效,太古各族即将出世,黄泉星河和命运神殿将在宇宙中湮灭。主人不会信了他吧?他只是用这话让主人分心,为自己争取脱身的机会。他才苏醒,就被镇压,怎么可能知道十个元会前的事?”

    “对啊,他怎么可能知道这件事?”凤天反问一句。

    血叶梧桐惊声:“禁约竟是真的?太古各族都化为诡兽了,还有那么强大,需要不动明王大尊的禁约压制?”

    凤天道:“盖灭和黄泉大帝进入黑暗之渊,是为了躲避追杀,同时潜藏起来恢复修为。九死异天皇消失在荒古废城,必然进入了三河七岭,他的目的又是什么?”

    血叶梧桐道:“主人怀疑,禁约的事,是九死异天皇告诉的盖灭?九死异天皇参与了从酆都鬼城放出盖灭这件事?他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呢?”

    凤天轻轻摇头,道:“九死异天皇布局多年,或许是看到属于他的时代要来了,终于要露出真面目,本天真是越来越期待了!无论怎么说,我们得立即赶回荒古废城。只要荒古废城不失,天就塌不了!”

    (本章完)
为您推荐

@妙笔阁
本站所有的小说,基于搜索引擎蜘蛛的自动抓取。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