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05章必须要开战

第1905章必须要开战

就在高树澪飘飘然的时候,一记响亮的耳光直接把他抽回到了现实中来。

“你,你敢打我?”

“打你又如何?本伯还要杀了你!来人,给我把这个狂徒拿下!”

胆敢羞辱皇帝陛下,沈若辰早就气愤异常,如今得到叶天的命令,自然不客气,不仅使出擒拿手将高树澪拿下,还故意发力,将他的右臂折断。

“啊!你疯了!我可是北安的朝廷命官!”

“我大周连古月,安宋都不曾惧怕,你一个小小的北安又如何?竟敢如此羞辱我大周,你们北安是想要与我大周开战么?既然如此,我大周奉陪到底,来人!立刻召集队伍,我们立刻返回真腊。

将北安的狂悖无礼上报朝廷,请求朝廷发兵,只有用北安人的鲜血,才能洗刷我大周的耻辱!开战,必须开战,要让北安血流成河,让南大陆所有人都知道,羞辱我大周的下场是什么!”

叶天的怒吼直接把高树澪吓傻了,惊疑不定的问道:“你,你什么意思?我什么时候羞辱大周了?”

“没有?那你刚才做了什么?”

“我……我没做什么呀。”

冷哼一声,叶天直接拿起之前被高树澪踩踏的那一包茶叶,冷冰冰的说道:“你说,你做了什么?”

看着茶叶的包装纸,高树澪的两个眼睛差点瞪出来,他说什么都想不到,包装茶叶的纸上,竟然印着大周的国旗,自己踩踏茶叶的时候,也把大周的国旗踩在脚下,还捻了好几脚。

而且空白的位置上,还有一个很大的印章。

“践踏我大周国旗,便是对我大周最大的羞辱!这可是我大周皇帝陛下御赐的国旗,上面还有陛下的玉玺印章!你该当何罪!”

听到叶天的话,要不是沈若辰在后面抓着他的后衣领,高树澪非直接跪下不可,踩了大周国旗是对大周的羞辱,踩踏大周玉玺印章,更是对大周皇帝的挑衅。

高树澪知道,凭借这两点,大周只要追问,理亏的北安定然会严惩自己给大周一个交待,更何况自己踩了大周玉玺印章,是对皇权赤果果的挑衅,北安也是君主制国家,是不可能容忍一个胆敢挑衅皇权的狂徒的,哪怕这个狂徒挑衅的是异国皇权。

“我,我……我不知道,是你!是你故意坑我!”

“坑你?是呀,我是在坑你,那又如何?这上面的脚印可是你的,而且很多人能作证,他们亲眼看到你踩踏我大周国旗和玉玺印章了。”

刚刚坑了了安泽贺全家的高树澪说什么都想不到,报应竟然来的这么快,他还没得手,自己就陷入了死地。

“我要是将安泽贺乃是真凛王党徒的罪证公布出来,你也没好下场,你勾结我朝叛逆……”

“你有机会公布么?”

话音一落,身旁的磐石营士兵打出信号弹,不远处立刻传来了一阵整齐的脚步声,磐石营全员出动,各个手持火铳,直接将骙亭侯府团团包围起来。

来之前高树澪知道他身边有护卫,可没想到如此精锐,高树澪那百十个杂牌军,不可能是对手,恐怕用不了一炷香的时间,兵力和装备占据绝对优势的周人就能把他手下的士兵杀个干干净净。

“你疯了?我可是朝廷命官!我手下的士兵,可是我北安朝廷的经制军队!”

“没错,我是疯了,我是被你羞辱我大周的行为气疯了,一怒之下,就下达了格杀令,你觉得,我逃回大周之后,会被如何责罚?”

责罚?高树澪敢肯定,这种维护大周威压,维护皇帝陛下龙威的行为,不会受到大周朝廷的责难,反倒会大加褒奖,以鼓励更多的周人主动维护大周的权威。

而自己,死了也就死了,弱小的北安绝不会为自己的死和大周开战,就算古月也不会为了一个死人帮北安出头。

“爵爷,我知道错了,是我不好,都是我不好,求求您,饶了我吧,您就把我当个屁放了吧。”

一边哀求,高树澪竟敢不顾肩膀上的疼痛,拼命给叶天磕头。

看着之前还不可一世,逼着自己下嫁女儿的高树澪竟然反过来哀求叶天,安泽贺感到一阵天旋地转,而安津美看向叶天的目光则是充满了火热,一股崇拜的情绪油然而生。

“你羞辱了我大周的威严,就想让本伯如此轻易饶恕你?”

“我知道错了,爵爷,求求您,给小人一次机会吧,从今以后,小人一定唯爵爷马首是瞻,求求爵爷,饶命呀。”

“骙亭侯府是真凛王余孽,是怎么回事?”

“误会,都是误会。”

“杀良冒功呢?”

“都是有人陷害,我已经查明一起了,这就去严惩奸佞小人!”

为了活命,高树澪也是下足了本钱,才这么一会,就已经将额头磕破了,刚泡过一次温泉的叶天还没彻底清除体内毒素,自然不愿意将事情闹大,让自己不得不离开北安。

看到高树澪态度还算“诚恳”,就点了点头,饶恕了高树澪。

就在高树澪一脸狂喜想要爬起来的时候,叶天突然说道:“此事要写成供状。”

愣了一下,高树澪就明白了叶天的意思,他是担心自己日后会打击报复,让他把“羞辱大周”的罪行写出来。

虽说如此等于把致命的把柄送给叶天,可能多户一天是一天,对于叶天的要求,高树澪也不敢抗拒,拿着磐石营士卒递过来的纸笔,趴在地上认认真真的写了起来。

旁边的通译接过来,仔细看了两遍,确定没问题后,就对叶天点了点头。

“滚吧,以后没事,不要让本伯看到你,看到你就反胃。”

“是是是,小人以后一定不敢在爵爷前面出现,伯爵有吩咐,派个人交待一句就成,小人赴汤蹈火,在所不惜。”

说完余西就让人集结手下士卒,灰溜溜的逃出了骙亭。

“多谢爵爷仗义出手,不然今日,我骙亭侯府,怕是在劫难逃了。”

“你还有个女儿呢,不会在劫难逃的。”

听到叶天的讽刺,安泽贺不由满脸尴尬,好在叶天也没继续折辱他的打算,直接带人转身离去,只留下满脸尴尬的安泽贺不知道如何面对自己的女儿。

为您推荐

@妙笔阁
本站所有的小说,基于搜索引擎蜘蛛的自动抓取。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