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七十八章 微臣有罪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内侍一愣,守卫之事自然是由右屯卫负责,您身为右屯卫大将军做主便是,何需跟殿下请示?

    不过却不敢怠慢,赶紧应了一声,转身进入帐内。须臾回转,陪着笑歉然道:“启禀越国公,吾家殿下说了,今日已晚,若有事还请明早商议,请越国公暂且回去。”

    房俊蹙眉,不悦道:“你这奴婢莫不是没说明白?宿卫之事干系重大,万一有所疏漏,你来负责不成?”

    内侍额头见汗,苦着脸道:“奴婢吃了豹子胆,也不敢误传越国公之话语,只是殿下确实这般回复。”

    战战兢兢,不知如何是好。

    房俊随意摆摆手,抬脚便向帐门走去,口中道:“你这奴婢看上去蠢得很,本帅亲自向殿下请示。”

    那内侍一脸懵然,不知所措,根本不敢阻拦。

    虽然作为长乐公主之心腹,对于两人之间的关系心知肚明,可这毕竟事军营之内,周围兵卒无数,这般夤夜之时堂而皇之登门……内侍惶惶不安,额头一层冷汗。

    房俊到了帐门外,回头吩咐亲兵部曲:“贵人莅临军营,宿卫之责要一丝不苟,万不能半点疏忽,尔等巡视左近,遇有可疑人等当尽皆驱逐,断不能扰了贵人安歇。”

    “喏!”

    亲兵部曲得令,当即散开,于营帐左近警戒。

    那内侍:“……”

    这右屯卫上上下下皆是房俊拥趸,对其敬若天人、奉若神明,但有所令必然全力执行。此等重重护卫之下,便是一只耗子也不敢出现在公主营地左右,何需这般谨慎?

    只怕这些亲兵部曲不是防贼,而是防着皇室禁卫……

    房俊这才迈步上前,伸手推开帐门,挑起门帘。

    帐内只是在书案上燃了几支蜡烛,灯光有些昏暗,门口正将平素公主使用之物一件一件从箱笼里取出来的侍女被陡然掀起门帘进入的人影吓了一跳,向后略微跳了一小步,忍着没有惊呼出声,定睛去看,赶紧万福施礼:“奴婢见过越国公。”

    心中忍不住惊诧:怎么没人入内通秉,这位便直接进来了?

    她这一出声,帐内几人登时停住手上活计,几个侍女急忙上前敛裾施礼。长乐公主正靠在软榻上,手里捧着一本书卷,就着桌案上的烛光看书,闻声愕然抬头,见到居然是房俊走进来,心里“砰”的一跳。

    房俊摆摆手,笑吟吟道:“免礼。”而后上前两步,直趋桌案之前,一揖及地:“微臣见到殿下。”

    长乐公主下意识放下书卷,坐直身体,旋即又觉得这般慵懒的靠在软榻上有些不合适,便自踏上下来,裙裾下一双欺霜赛雪的秀足伸出来,一旁侍女赶紧上前将纤巧的绣鞋给她穿好。

    觉察到男人灼灼目光正落在自己如玉也似的脚上,长乐公主面上一红,千娇百媚的横了对方一眼,起身来到桌案之后坐好,收敛心神,淡然道:“免礼吧,给越国公看茶。”

    “多谢殿下。”

    房俊直起身,所以的走到桌案前坐下,目光四处看了看,问道:“殿下金枝玉叶,素来享用惯了的,怕是不习惯军营之中简陋。可有什么不妥当的地方,微臣明日让人准备。”

    一旁侍女沏了两盏香茶,分别放在二人手边,然后垂着头退到一侧,几个侍女站在一处,盯着自己的脚尖儿,大气儿不敢喘。

    长乐公主瞪了男人一眼,淡然道:“局势危急,宫中上下共度时艰,军中儿郎亦是浴血奋战,本宫自然入乡随俗,岂能再有别的要求?况且本宫平素于终南山修道,素斋清水甘之如饴,一切都还好。”

    房俊便摇头道:“军营之中粗鄙简陋,如何能够与殿下的道观相比?说起来,那道观掩映于山水之中,当真是钟灵毓秀聚风藏水,身在其中令人乐不思蜀,微臣每每思及,恨不能久居其间,与清风玉露为伴,共九天玄女而舞,聆听仙乐、思慕仙容,则此生足矣。”

    “咳……”

    长乐公主正拈起茶盏喝了一口茶水,闻言差点被茶水呛到,一张清丽无匹的玉容肉眼可见的染满云霞,灯烛之下,愈发显得娇艳欲滴、妩媚动人,一双剪水双眸羞恼瞪着房俊,故作镇定道:“时辰不早,不知越国公可还有事?”

    这是打算送客了……

    房俊喝了口茶,起身道:“微臣今夜值守,巡逻营地,殿下若是有何不妥之处,可派人召唤微臣前来,定能让殿下踏踏实实的睡个好觉。”

    帐内侍女、内侍尽皆垂头木立,一声不吭,好似木头人一般什么也听不到。

    长乐公主羞不可抑,摆了摆莹白如玉的纤手,忙道:“那您赶紧忙着去吧,本宫没什么不妥之处,也睡得好。”

    房俊嘴角一翘,起身施礼告辞:“那微臣暂且告退。”

    呵呵,睡得好不好,那可由不得你……

    待到房俊走出去,长乐公主这才长长吁出口气,她深知这厮霸道的性格,万一青天白日的欲行不轨,怕是没人拦的住他……呃,往外瞅了一眼黑漆漆的夜幕,倒也算不得“青天白日”。

    侍女们又“活”过来,手脚麻利的将东西收拾好,服侍着长乐公主洗漱一番,待到换了贴身衣物,长乐公主咬着嘴唇,俏脸晕红,心底好一番挣扎,才说道:“今夜本宫一个人睡就好,你们都下去吧。”

    “喏。”

    侍女们不敢多言,相视一眼,赶紧将手头活计做完,而后施礼告退。

    长乐公主倚在软榻上看了一会儿书,而后起身将书卷放在桌案上,欠着身子吹熄灯烛,转身躺在榻上,拉过被子盖好。只是一双眼眸亮晶晶的毫无睡意,心中既是期盼又是忐忑。

    ……

    晚上北风小了一些,大片大片的雪花扑簌簌的落下,整个右屯卫军营一片沉寂,唯有巡逻兵卒时不时队列整齐、步调一致的穿梭来去,旗杆上高高刮起的灯笼随风摇摆。

    房俊裹着披风带领亲兵亲自前往各处岗哨巡查,最近连续突袭叛军得手,使得叛军损失惨重、士气低迷,必须严防叛军偷袭。更何况眼下自己的家眷以及四位公主皆在营中,万一有个什么闪失,悔之莫及。

    值夜兵卒见到房俊亲自巡营,尽皆心中敬佩,目光崇拜的回答房俊对于营地的各种问题,再目送其远去。

    右屯卫中,房俊这个名字代表着无与伦比的威望,甚至可说是“神祗”,受到无尽爱戴。

    房俊策骑在右屯卫营地转了一圈,明岗暗哨尽皆巡视一遍,见到所有兵卒精神饱满、小心警惕,这才算是放下心来。自己连番突袭叛军,战功赫赫,万一一时不慎反被叛军偷家,那可就闹出天大笑话。

    待到将近子时,这才带着亲兵部曲返回,没有回去自己居住之处,而是又回到长乐公主暂居的营帐。在皇室禁卫惊诧的眼神之中,房俊命令此处由自己的亲兵接管戍卫之责,而后径自来到营帐门前,伸手推门。

    帐门并未反锁,应声而开,帐前灯笼光芒之下,房俊微微翘起嘴角,抬脚而入。

    帐内一片漆黑,一声微弱的女声响起:“什么人?”

    房俊反手将帐门反锁,而后摸黑向着床榻走去,笑道:“微臣前来查看殿下是否安寝,扰了殿下,微臣有罪。”

    床榻之上,长乐公主在被窝中反手握着一柄匕首,听到房俊的声音松了口气,旋即又被他这一句“微臣有罪”说得芳心乱跳,浑身血液都烧起来,上一次在终南山道观,这厮便是嘴里喊着“微臣有罪”,却如狼似虎的扑了上来……

    努力维系着矜持,长乐公主低声喝叱道:“深更半夜的,还要不要点脸面?速速出去,本宫要睡下了……啊!”

    一声惊呼,却是登徒子已然欺身榻前,一双手摸到了她被窝里的纤足。

    秀足被一只温热的大手握住,长乐公主娇躯紧绷,下意识的坐起身子,想要将登徒子推开,却忘记了手里还握着匕首,慌乱中好一划拉……

    “哎呦!”

    一声惨呼,戛然而止。

    长乐公主浑身剧震,头发根儿都快竖起来了,该不会是无意间给伤到要害了吧?

    “你怎么样?快快点燃蜡烛,给本宫看看伤到哪里……”

    差点急得哭出来,将匕首丢在一旁,伸手便将男人保住,一双手上下摸索,想要看看到底伤到哪里。

    “唔……”

    一声闷哼,房俊的声音在她耳畔响起,湿热的气息吹在脸上:“殿下,您拿住了微臣的把柄,微臣知罪。”

    长乐公主好似被什么东西蛰了一下触电一般松开手,整个人晕晕乎乎,娇躯酸软……
为您推荐

@妙笔阁
本站所有的小说,基于搜索引擎蜘蛛的自动抓取。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