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19章 异样的湖水

她刚说到这便停住了,张口结舌,傻傻傻的望着眼前的景色。

只见面前碧波荡漾,整个天池峰的火山口基本上已经被洪水填满了。水面距离他们的屋子也就数十步远而已,有些地方都已经漫过了相对地势较低的火山口。也或许正是因为他们处的位置是最高的,其它火山口边缘低于他们所在的位置。所以那水才不会淹到他们家,从低洼处往外灌涌而去。

冰霜张口结舌,说道:“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是你真的引来了天河水,还把整个天池峰都填满了?”

她的声音很响亮,先前就已经把隔壁的柳叶青她们三个惊醒了。一听到冰霜的惊呼声,觉得很奇怪。冰霜可不是没见过世面的,她的曾祖乃是天池宗宗主,什么宝贝没见过?

于是三人惊讶的赶紧穿上衣裙跑了出来。一瞧之下,一个个都瞪圆了眼睛,嘴张的像几朵喇叭花。

小青也有些结结巴巴的说道:“少爷,你当真引来了天河的水,把这都淹没了吗?”

卓然并没有他们的惊诧,他有的只是紧张。很担心这眼前的景象是什么原因导致的?

因为整个湖水是粉红色的,他还没见过这种颜色的湖水。粉红本来是少女的颜色,看上去活泼可爱。但是淡粉红的颜色变成辽阔无际的湖面的时候,这么大范围内的粉红色,就会给人一种诡异的感觉。

卓然又闻到了水面所散发出来的那淡淡的酒香,倒不至于让他们马上就醉倒。因为他们地处在火山口的顶端,山风吹拂,把这香味只是偶尔吹到他们这儿。因为他们刚好处在上风口,只有风力小的时候才有淡淡的闻到。这让卓然稍稍安心了,只要那让人沉醉的酒香不至于飘到面前来就好办。

卓然目光望向了那一片湖水。他想弄明白这湖水到底是怎么来的?他不相信是天上落下来的,虽然昨晚的雨大,但是好像也是断断续续的。开始暴雨如注,后面就变小了,再后来则是时断时续的。这样的雨量怎么都不可能倾注满天池峰火山口这么大范围的湖面的。

退一步说,雨水浇灌进来,造成火山口整个都被雨水灌满,那它的颜色也不应该是粉红色的。天上的雨水怎么可能变成粉红色呢?

卓然忽然想起之前他探查这湖面下面的情景,湖面下似乎便有着那咕噜咕噜往外冒水泡,而水泡里面的颜色就是粉红色的。难道是因为从地下冒出来的水淹没了整个山峰,才变成了这么一片碧海汪洋吗?

卓然说道:“我到水下去探测一下,看看水是不是从下面冒出来的。”笔≌趣文学≌www.Biquwx.coM

冰霜赶紧一把将他拉住,说:“不行,你这样太危险。”

卓然示意她不用为自己担心,然后往前狂奔。后面几个女的哭天抢地的追着,卓然跑到湖边,一个纵跃,就跳入了粉红色的湖水之中。

可是跳入水中之后,除了粉红色的液体,他什么都看不见,这液体是不透明的,他就好像掉到西红柿果酱里似的,不管怎么游动,他甚至连上下左右都分辨不清了。不知该如何才能浮起来。

他手忙脚乱的刨着水,想抓住什么东西,可什么都抓不住。耳边隐约有人喊他,卓然用力想睁开眼,可是睁不开。但是终于还是被人用力的摇醒了。

卓然睁开眼,只见面前是冰霜,小青小白和柳叶青,紧张的望着他。

冰霜说:“你是不是做噩梦了?又喊又叫的。”

卓然啊了一声,坐了起来,环顾四周,他还是身处在山顶他搭的木房里。

卓然正要说话,忽然想起什么。赶紧爬起来,冲到门口探头往外瞧,湖面如旧,湛蓝如镜。他们的房子还矗立在湖边。

卓然这才舒了口气,说道:“我昨晚做了个噩梦,应该是刚才。我梦见整个天池峰忽然都注满了湖水,而且水的颜色竟然是粉红色的。”

其他几个人都笑了。柳叶青阴阳怪气的说:“身边三个如花似玉的美女,个个都是粉面如桃花。你当然梦见桃红的湖水了。”

三人都笑了。卓然却没笑,他盯着湖面说道:“我去看看那几只田鼠怎么样了?我总觉得这个梦似乎有些预警似的。”

“你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你不觉得你把自己看成神仙了吗?”

柳叶青又微笑打趣。

卓然则没跟她斗嘴。挥挥手,示意她们留在这儿,然后几个纵跃便冲入了树林。

他很快来到了湖边。当他接近那湖边埋着的石头坑的那几只田鼠的时候,他就闻到了那浓浓的酒香味道。

卓然不由又吃了一惊。因为这味道已经往前移了数丈,也就是说味道距离卓然已经往前延伸了。

卓然看着那粉红色的让人沉醉的气味正在往外扩散,一夜时间就扩散了几丈远。照这样的速度,应该会在几个月之后便会把天池峰整个笼罩在,这种酒香一般的气味甚至一直逼到他们所住的屋子。

卓然并没有明确了解这种气味到底会怎么样,但是他有种不好的预感。

他小心翼翼的来到了盖着的那几个田鼠前。顺手抓住了上面盖着的石板,深吸了一口气,缓缓提起来放在一旁。倒不是说这石头有多重,而是他想让自己尽可能的平稳下来。

石头搬开之后,看见的场景果然不出所料,那几只小田鼠正躺在那呼呼大睡,睡得那叫一个香。卓然拿了一根树枝伸进去拨动了几下,老鼠没反应,肚子像两个鼓风机似的,鼓起来又收回去,还是在呼呼大睡。即便卓然用树枝打了老鼠两下,老鼠甚至都没有醒过来。

这让卓然更感觉到不妙,老鼠还是很警觉的。若不是卓然那样的眼疾手快,根本不可能想用木叉子把它叉住。

可是现在卓然怎么拨弄这几只小老鼠,始终呼呼大睡,没有醒过来。卓然甚至用树枝戳它的尾巴,那被戳的老鼠嘴巴张开,似乎感觉到疼痛。但是却还是没醒。

卓然扔掉了棍子,站起身转头往回走。他心情很沉重,想如何把这个消息告诉其他人,不能隐瞒。这时候必须要一起面对,因为躲是躲不过去的。只有大家一起想办法,最终才能找到解决的办法,也可能才能够让大家幸免于难。

卓然回到了他们在山峰顶上的那小木棚,几个人都等在门口。

几个人都紧张的围着他,七嘴八舌的问。卓然说道:“那三只田鼠都一直沉睡,怎么都弄不醒,可见这气味是可以让人昏迷的。而且长时间吸入的话,估计就醒不来了。所以咱们不能够过多接触这种气味。”

冰霜说道:“那简单,咱们别到湖边去不就完了。”

卓然说道:“不是这么简单,我发觉那气味开始朝我们蔓延过来了。昨晚到今天已经往前延伸了数丈。”

几个人顿时紧张起来,说道:“那怎么办?”

卓然说道:“我原先还想,一直呆在这儿等待援军。但是现在来看,估计不行了,咱们得做好万全准备。如果避无可避的时候,我们就扎木筏也要离开这儿了。”

他们几个人望向卓然,都一起点头。

卓然又说道:“那湖的水已经喝不了了,没办法去湖里打水了。我们必须要积攒淡水,也就是天上的雨水。昨晚下了一场暴雨,我来的时候看到有好些地方都有水潭。所以暂时我们都还不担心水的问题,不过太阳出来就会把水都晒干了,所以我们要尽可能把水收集起来。”

冰霜说道:“实际也没必要,因为这儿经常下雨,至少十天半个月就要下一场。咱们只需要挖一座水池,凑足十天半个月的雨水就够了。”

卓然点头说:“这倒也是好主意。”

说干就干,他们几个便开始挖水池。卓然一边挖一边在心里思考着该怎么办?如果扎木筏漂洋过海,除了当年的齐天大圣孙悟空曾经这么干过并成功之外,其他人倒没听说谁扎木筏就能漂洋过海的。可是假如这湖已经没有办法呆下去,整个天池峰也呆不下去了,他们也只能做最坏的准备。就是学孙猴子扎木筏飘洋出去了。

但是扎木筏还有一个问题,因为整个山峰,海边的树都很小,扎木筏抗不了风浪。只有在天池峰的火山口内部才会有大的树木。

因此他们就算要扎木筏,也必须要从山顶上将木头运到山下,然后再做。这就是一个极大的问题。因为这山呈圆锥形,很光滑。山峰上部往下滚木头倒也方便,可是越往下坡度越缓,到接近山脚的时候,坡头已经缓到木头不可能再往前滚动了,必须要抬过去。

他们的力量是根本抬不动这么沉重的木头的。如果用小的木头,那扎起来的木筏不要说海上的惊涛骇浪,就是一点点风卷起来的海浪也能将他们拍碎。

扎木筏的想法行不通,剩下就只有祈求上天对他们是否恩赐,早点让辽军水师找到他们。

每天卓然都会往下前去探查那气味距离他们还有多远,基本几乎是以每天数丈的速度朝他们逼近。

为您推荐

@妙笔阁
本站所有的小说,基于搜索引擎蜘蛛的自动抓取。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