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18章 喜事

正在这时,小青却忽然指着对面远处说道:“你们看,那是什么?”

几个人都抬头往远处望去。顺着小青手指的方向,只见远处天边一道黑雾缓缓的升起来,很快吞噬天上的星星。没多大会儿,便把小半个天空的星星都遮挡住了,便出了一个很奇妙的景观。一大半的星空群星璀璨,另一半则黑漆漆的,啥都没有。

卓然沉声道:“应该是过来了一大片乌云,又或者是要变天了。”

冰霜叹了口气,说道:“当真是月有阴晴圆缺。刚刚还是美好的景致,转眼就消失殆尽。难道人生也是这样吗?”

卓然说道:“你这人就是有点悲观。好端端的说着天气,怎么又扯到人身上去了?”

“原本就是这样。几个人说着话,只过了一会儿工夫,那黑雾便把整个天空完全笼罩了。

开始刮风了,呼呼的吹过树梢,声音有些硬生生的。冰霜缩了缩脖子。卓然说道:“咱们下去吧。”

卓然将冰霜打横抱在怀里,纵身跳下屋顶,轻飘飘的落在地上。他感觉自己内力不错的。

柳叶青她们几个都身有武功,各自纵身跃下房顶。卓然抱着冰霜,冰霜红着脸说:“还不把我放下来,让人看着成什么样子?”

“让谁看到?这里又没有旁人。”

柳叶青拖长了语调,懒洋洋的说道:“她说的是我,我就是旁人。得了,我不碍你们的眼,我到隔壁睡去。”

说罢,转身进屋去了。

卓然望着她的背影,忽然想冒一句,说你是外人吗?

他又担心这话原本是开玩笑的,却会让柳叶青想起往事。柳叶青也曾跟他有过肌肤之亲,在川蜀的时候,为了试探他,故意装死。结果被卓然好好的揩了一番油。那还是她这一辈子唯一的一次与男人的亲密接触,只怕是刻骨铭心的。

所以卓然话到嘴边又绕了个圈回去了。他知道柳叶青不可能成为他的女人,更何况那根本就不是男女之情的接触。

进到屋里,卓然将冰霜放在床上。小白和小青也都知趣的到隔壁跟柳叶青住在一起,她们已经把河边的床都搬上来了。在卓然修房子的时候,她们把一些应用的东西都搬到了这里。所以该有的东西差不多都有了。

这间屋子就只剩下冰霜和卓然。卓然兴奋的便要有所动作,可是他的手却被冰霜一把抓住。冰霜摇了摇头,说道:“不行,从今往后你不能碰我。反正有小白小青她们服侍你,你找她们就行了。”

卓然不禁一愣。赶紧轻轻搂着她说:“怎么啦?生气啦?这是你答应的事。”

“谁生气了?我说的是真心的,你不能碰我。”

“为什么?”

冰霜横了他一眼。伸手过去抓住了他的手掌,拿过来轻轻的放在了自己小腹上,说道:“你要碰也成,问问你儿子答应不?”

卓然哎呀叫了一声,说道:“真的?你怀上了。咋不跟我早说呢?”

这一声异常响亮,他们这房子本来就不够隔音,小声说话差不多都还能隐约听到。更何况他这么大声音。

顿时间小青和小白,连带着柳叶青都在那边门板敲着木头墙壁。欣喜的问道:“你怀上了,真的假的?”

小青最激动,说道:“我要过来看看。”

小白说:“我也要过来。”

慌得冰霜赶紧爬起来整理衣衫。

卓然也从床上下来,站好了让到一旁,说道:“你们过来吧。”

几个人立刻鱼贯而入出现在了屋里,兴奋的冲到冰霜的身边。一边一个坐着,欣喜的望着她。

小白说道:“你咋知道你有啦?”

冰霜说道:“我已经有两个月都没来月经了。而且我自己摸脉,应该没错的。”

卓然忍不住手舞足蹈,兴奋不已。

小白说道:“真是太好了,我刚才还在说一年之后有个小不点儿,能够叫我娘了。这不就兑现了吗?如果已经有了两个月,一年后就有一岁零四个月了,叫娘那没问题了。有个孩子才一岁就会叫娘了呢!”

小青拎着她鼻子说道:“这是姑娘的儿子,干嘛叫你娘?叫你姨娘还差不多。”

“管他姨娘还是亲娘,反正有个娘字就好。我到时候就让他把姨娘的姨字叫轻一点,娘叫重一点,听起来就像娘了,多好。”

众人都笑了起来。

冰霜忍不住又气又好笑,说道:“说啥呢?什么一个字读轻一点,一个字读重一点?直接叫你娘不就行了吗?他叫你娘,叫我妈,这样行不?”

小白一拍巴掌,说道:“还是姑娘主意高,这主意好。哈哈,我要当娘了。”

刚说到这,就听到外面轰隆一声,滚雷在头顶远处响了起来。

“打雷了。”

卓然兴奋的叫道:“不是打雷了,是欢庆的锣鼓。庆贺我要当爹了。”

冰霜又羞又喜,瞧着他说道:“你不是早当爹了吗?还那么高兴。”

卓然不禁一愣。冰箱又觉得自己似乎有些吃醋似的,赶紧又扮了个笑脸说:“高兴就好。”

刚说到这,咔嚓一个闪电将屋里照得一片通明。几个人都吓了一跳,又过了片刻,噼里啪啦的雨点落了下来。

“下雨了。”柳叶青说道。

“好了,咱们别打扰人家两夫妻说悄悄话了。快去睡吧。”

冰霜却对卓然说道:“要不今晚叫他们俩丫头陪你吧。”

卓然板着脸说道:“干嘛呢?怎么孩子还没降生就不待见我了。再者说了,两夫妻睡一起又不是天天做那个事情。”

说的冰霜俏脸非常。忍不住踢了他一脚,说道:“你这人真是的,口无遮拦。”

卓然嘿嘿干笑,小青小白逃也似的跑到隔壁去了。似乎跑慢一点就被抓回来似的。

他们走了之后,屋里安静下来了。隔壁开始还小声说话,后面便都不说了。也不知道是睡着了还是不想打扰他们。笔趣文□学□www.biqUwx.com

卓然对冰箱说道:“我们也睡吧。”

冰霜却摇摇头说:“我想听听雨声,看看雷鸣闪电。”

于是两人便拿了两把凳子坐在门口依偎着,望着外面哗哗的大雨,将天地间都浇的湿透。不时一个闪电,将环形火山口又照得通明。卓然说道:“这雨可真大。”

冰霜说:“这么大的雨,你说会不会把整个火山口都灌满水?”

卓然又扑哧一声笑了。冰霜又瞪眼说他:“你干嘛呢?今天老笑我,我又说错了吗?”

卓然赶紧摆个脸,轻轻打了自己脸颊一下说:“叫你笑。”

冰霜说道:“你跟我说个明白,刚才笑我什么呢?我是不是说了一句很傻的话?”

卓然忍住了笑,说道:“没有啊,的确你说的很正确。如果雨一直不停的下,总有一天会把这天池峰给灌满的。如果雨一直下,别说天池峰了,连天底下都满是洪水,上古时期大禹治水不就是这样吗?洪水滔天,把整个天下都变成了滔滔的洪水。那就是因为天底下不停的下雨,所以才把天地都灌满水了。”

冰霜说道:“怎么可能一直下雨不停呢?真是笑话。雨总有停的时候呀!”

“这得看什么时候。我知道有一个宗教,曾经说这些原本全都是水的世界。天地间有超级大洪水,连最高的山峰都会被淹没。那时候就是因为一直下雨,一下的天底下都不能够有排水的地方,才会把山峰都淹没的。”

“可见一直下雨也是有可能的,从这个角度说,你说的就没有问题。因为你说的是如果雨一直这么下,会不会把天池峰的这火山口整个都填平了。我说的就是这样。”

冰霜有些不满的哼了一声。说道:“你是为了顾全我的脸面,所以故意这么说的。我知道刚才我说的很傻,怎么可能一直下雨呢?如果说天池峰都能够整个淹没的话,那岂不是早八年就被水淹没了。毕竟这天池峰已经数万年了。”

说到这,扭头过来靠在卓然的肩上。说:“除非是你这位国师施了道术,引天河上的水来道观。否则如何能将这偌大的天池峰的封顶都全部灌满水呢。”

却原来这些天小青已经把卓然作为杨二郎在辽朝做的事都说了。包括他成为辽朝的国师飞上天,以及向玉皇大帝和佛祖祈求免除辽朝雪灾的事情。这些事并不是谁来告诉她的,而是来自于辽朝的天池宗的教众跟小青他们私下都还有来往,他们把辽朝发生的事说了。

小青把这些事都告诉了冰霜,所以冰霜才知道。原来卓然还曾经这么威风过。

卓然讪笑道:“什么国师?我那都是弄的障眼法骗他们的。”

“就算障眼法,那也是本事。你既然有这么大本事,你引天河水来把这整个天池峰灌成一片汪洋,那才好玩呢,那我才真的相信你有这天大的本事。”

当晚,卓然睡得很沉。

天没亮,他醒来,起来盘膝运功。

冰霜还在睡得很香甜,待到卓然运功完毕,天也亮了。他才走到门口,深吸一口气往外张望,这一望之下,不由得一声惊叹。

而这一声便把冰霜给惊醒了,看见卓然傻愣愣的站在门口,不由吃了一惊。揉了揉眼睛,说道:“怎么啦?出什么事了?”

“你过来看就知道了。”

冰霜赶紧起来穿了衣服,她塔拉着鞋子来到他身后,说道:“都看到啥了?这么一惊一乍的,还神神秘秘的。难道你当真引来了天河的水…?”

为您推荐

@妙笔阁
本站所有的小说,基于搜索引擎蜘蛛的自动抓取。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