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10章 海岛

随后两天卓然没有再跟谷鲁谈这件事,只是见面打招呼。询问他吃的怎么样?有时还当着他的面坐在船头很悠闲的钓鱼,努力想办法让他的精神放松下来。

果然,这一招还是很有帮助。谷鲁情绪渐渐稳定了下来,甚至于他还可以在白天少量的时间出来跟卓然说上几句话。有时看他坐在船头钓鱼,或者看茫茫的大海出神。偶尔也能够跟卓然对上几句话,都很简单,类似于打招呼问候。以及喝水吃饭,上厕所之类的日常简单交流。

卓然就是想通过这种交流,慢慢恢复他的语言功能。他毕竟将近两年没说话了,哪怕正常人,两年不说话,语言能力也会衰退到不可想象的地步。

如此又过了好些天,谷鲁已经能够简单的跟卓然进行交流了。而且情绪也开始变得活泼。直到这一天,他突然开口问卓然说道:“女真的衙门有没有说要抓我?”

卓然笑了笑说:“没说要抓你啊!只说派你们去寻找冰霜他们三个,找不到不能回去,但是没说抓你们。而且我在想,那皇榜上说如果你们找到了人,就是大功臣,应该会得到重奖的,而不是抓你们。”

“找到人有奖,我想起来了。部落长是这么说的,找到有奖,而且是重奖。如果找不到,谁敢回女真部落,就打断他的腿,砍他的头。我很害怕。”

“对了,我是怎么去大宋的?我为什么到大宋呢?我只记得我上了岸,我从小在宋朝长大,虽然是女真人,但汉语说得很流利,别人也不知道我是女真人。我在东京汴梁到处流浪,帮人打工,甚至乞讨。后来…”

卓然怕他想到牢中的那可怕的经历,立刻打断了,说道:“后来怎么样不重要,不要去想了。关键是前面你怎么上岸的?你被部落长派到东海去寻找冰霜她们。你说你看到了天火,冰霜她们有危险,你要去救她们。这应该才是关键。”

卓然很紧张的注意观察。只要对方发现不对劲,卓然就立刻打住,不敢再往下说。但是现在虽然卓然说的很慢,甚至有些含糊。但是谷鲁似乎已经开始在习惯回忆这一段他的大脑试图让他忘掉的经历,但是他想不起来。

用手拍打脑袋,卓然赶紧挥手说道:“你别着急,想不到就先别去想。要不我也给你弄一支鱼竿来钓鱼,咱们看谁钓的鱼多,怎么样?”

卓然引开了他的注意力,谷鲁点头答应了。

于是卓然又制作了一支钓竿,两人坐在船头垂钓,谁也不说话。这种钓鱼很好耐性,同时也是对情绪的一种陶冶。

就这样,两人一起钓鱼又钓了两天。先前差点疯了的谷鲁在此心情得到了平静,卓然只跟他说钓鱼的事。谷鲁开始不会钓,卓然其实也不会,但是相比而言比谷鲁要强。

因为他曾经跟女古璇两人在海上漂流期间,钓鱼钓了不少日子,就是靠钓鱼才活下来的。所以他比谷鲁有这方面的经验,便将自己的经验告诉谷鲁。谷鲁根据卓然的指点,还真就钓上了鱼,而且还不小,用鱼网才把它捞上来。

有了这件快乐的事,很快调动起了谷鲁的兴趣。坐在商船上钓离海面太高,不太好钓。钓到太大的鱼还需要水手放下小船去帮着捞上来,不然鱼竿和鱼线都承受不住。

于是两人带着小青和两个侍从,干脆坐着小舟在水面上钓。这样即便是钓上了大鱼,也可以亲手用鱼网将鱼捞起来。这一下更是增添了钓鱼的乐趣。

这种活动让谷鲁异常的兴奋。而这种兴奋可以调动起自己大脑的活动,去思索考虑一些事情。于是又这样过了几天,这天他们正在小舟上钓鱼。谷鲁忽然停了下来盯着鱼线,似乎在思索什么。

卓然小心翼翼的问道:“你在想什么呢?”

谷鲁思索了半晌,他说道:“鱼,好多好多鱼在水面上漂,漂的白花花的一大片。水面冒着热气,好像烤熟了,很热。我们坐船在那一片死去的发了白的鱼中间划过,有雾气,好浓的雾,遮天蔽日的。我们的船进入雾中,后来又怎么了?我怎么想不起来了?”

卓然知道他所说的是他们出海搜寻冰霜时候所见到的事情,不由心头开始怦怦乱跳起来。如果说他刚才说的这些事是他们寻找冰霜时见到的,说不定他所说的那雾气很浓的地方就是说她们所在。

卓然耐心等待着,并不着急的催促,他继续思索。因为卓然有了前几次的经历,他知道欲速而不达,还是让对方慢慢回忆。

说到这儿,谷鲁没有往下再说。

开始用手轻轻地揉着太阳穴,不过卓然看到他这情景,在紧张的同时,心里多少有些放松。因为对方没有向前几次那样用手砸脑袋,而现在他只不过用手揉揉太阳穴而已,这情绪的反应已经有了比较大的缓解。这让卓然心理稍稍踏实了些。

又过了一会儿,谷鲁忽然放下手。抬起头望向远方,说道:“给我海图。”

卓然狂喜,赶紧吩咐调转船头。

他们上了大船,卓然赶紧叫船老大把海图拿来。古代的海图都比较简陋,方位标志也都不是很准确。但是古人靠自己的猜测来标注的,至少有一个大致的方向,凭着经验便可以到达需要去的地方。

海图放在谷鲁的面前,他用手在海图上摸索着什么。好片刻,突然他手指在一个小黑点上戳了一下,说:“就在这附近。”◎笔趣文学◎www.biQUwX.Com

卓然狂喜,赶紧问道:“你是说冰霜她们是在这一带吗?”

谷鲁点点头说:“是的,这里有好多死鱼,地上水面都冒着白气。我只想得起来我们进去,天上红灿灿的,好像着了火。可是后面我就想不起来了,我有叫过天上着火,快去救冰霜姑娘她们吗?”

卓然点点头,谷鲁说道:“如果我真这么叫过,那应该是跟天火有关的。姑娘他们应该就在那,后来到底怎么了?我怎么也想不起来。”

卓然马上打断他继续痛苦的回忆,立刻说道:“现在想不起来不重要。咱们马上出发,前往那座岛,到了附近兴许你就想起来了。”

谷鲁点点头,表示同意。卓然立刻吩咐船老大按着这个岛的方向行进。

船老大修正了船的方向,说那一带很远,他从没去过,估计要走十多天的路。不过他们船上已经带足了粮食和淡水,只要是不遇到特大的风暴,应该是没有问题的。但是如果遇到风暴,那就危险了。因为那种地方离海太远,一般的船都不敢往那靠,生怕回不来。

卓然当然知道,古代的大木船在惊涛骇浪之中,那简直就是跟纸糊的似的,很快就会被拍碎。只求他们不要遇到那样的风暴。

虽然船老大对前途充满了担忧,但是他还是下令朝着那个方向前进。卓然给出来的条件太优厚了,拿了人家钱当然要帮人家办事。如果事情不办完,又怎么好意思拿钱呢?

好在天公作美,这一路往前。卓然担心的是风浪掀起的惊涛骇浪。好在这十多天,他们遇到的海浪都不算太大。最大的也不过是摇晃的让人头晕而已。

船老大倒是航行经验很丰富。走了十多天之后,他根据罗盘核心判断出他们已经到了那海岛附近了。但是准确的位置他也不知道。

卓然开始怀念现在社会的高科技。全球定位,高清地图,要准确到达某个地点太容易了。但是在古代简直太艰难了。

卓然只好吩咐绕着圈的搜寻,期待着找到那座海岛。

如此又搜了十多天,他们的春节就是这样在渔船上度过了。

在卓然都感到有些泄气的时候,他并没有把这种情绪表露出来。这一次他铁了心,不到船上的淡水已经开始出现告罄的危险时,他绝不反航。因为这次已经带足了,就算在海上漂上两三个月也没问题的。

如此他们又飘了一二十天,在把方圆数百里都搜了一遍,还是没有任何发现。这让谷鲁也开始焦虑起来,他反复的告诉卓然说,他的记忆没错,应该就是这个岛。他当时负责的就是这一片,他们的船就是在这发现死鱼的。然后就跟着死鱼弥漫的水汽往里探索,结果后面的事情他就想不起来了。

卓然安慰了他几句。为了让大家放松精神,卓然决定不再往外搜寻了。

不再主动搜寻,莫不如就这样让海船漂到哪是哪?因为船老大经验丰富,他能够根据船上的指南和天上的星斗来判断他们船的大致位置,距离海岸有多远,以及海岸的方位。确保他们知道朝哪个方向行驶能够回到岸上。

于是他们的船便随波逐流,开始在海上飘荡。

又漂了十多日,船老大提醒卓然,船上的粮食和水扣除返程需要的数量之外,最多还能坚持个十天。十天之内如果还是没有任何消息的话,他们必须先返回岸上,去补充给养然后再来。

卓然点头答应,他不想冒险。所以他也决定再等十天,如果还没有消息就返航。

为您推荐

@妙笔阁
本站所有的小说,基于搜索引擎蜘蛛的自动抓取。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