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64章 一切安好

卓然发现围观的人并未走远,皱了皱眉,沉声说道:“把她带走,回去之后再慢慢核实。”

这附近都是围观的人,让她这么说下去肯定是不适合的。也不适合在这样的地方对她进行审讯。

侯小鹰下令把她带走了。云燕和南宫亭有些兴奋的望着卓然,没想到这个案子居然以这么碰巧的机会给破了。

但是云燕知道,这世界上不能把它归结于碰巧。这是卓然一直在预测,这次卓然之前已经预测到了,可能会有这样的概率事件出现。机会总是给善于抓住机会的人,否则又会有谁注意到,围观的人中轻轻的这么一声笑呢?

云燕问道:“你怎么知道她会在围观的人群之中呢?”

卓然说道:“这之前我曾经告诉过你们,罪犯在实施犯罪之后,特别是有预谋的故意犯罪。希望结果的发生的时候,有一定的概率他会回到现场来查看他的杰作。他以为不会有人知道,因为那么多人围观。”

“当然,这个,不是必然的,仅仅是有一些概率。所以我想赌一把。因此我赶到火场之后,我就一直呆在围观的人群中寻找这可疑的女人。这个女人藏得很深,这之前她几乎不说话,只是一直看着火场。”

“她如果不是笑的那一声,我是不能够确定是她的。可惜在贡院的时候,她留下了那声笑,而现在又在一个不适合时宜的地方笑出声来,自然就会引起我的注意了。所以这个案子的侦破,多少还算有些侥幸。”

这时苏轼已经赶来了,见到卓然抓走了一个人,忙问缘由。

卓然简单的说了事情的经过。苏轼眼睛都瞪圆了,说道:“原来如此。我还以为是我做错了什么,有人迁怒于登闻鼓院。看来是我之前就存在的事,这么说我心里就踏实多了。”

他说完这话,脸上却没有半点轻松的样子。卓然当然知道,之所以如此,是因为他正在苦恼,这宅院都被烧了,以后这事该怎么做?

卓然安慰了他几句,便带着捕快们回提刑院去了。

卓然让云燕参与了对那女人的审讯。云燕去了之后,侯小鹰那儿得知女人倒是问什么说什么,有些不问她也说,包括做的各种事情。基本上都是针对朝廷或者别的人的。

也知道这女人从小家里就不受待见,所以她对外人都是冷冰冰的,从来不假以辞色。后来成亲之后,她丈夫对她很好,这似乎成了她生活唯一的依靠。

也正是因为她跟丈夫相依为命。所以在丈夫死了之后,她受到了极大的打击,从而迁怒于整个社会和朝廷。对此她似乎并不忌讳别人知道,甚至还希望别人知道似的。

云燕打心底多少还是有些同情的。虽然这女人放火烧登闻鼓院,把门房都烧死了,已经犯下了重罪,难逃一死。但毕竟事出有因,这因果的确让人同情。

所以云燕问她说道:“有什么我可以帮助你的吗?你可以告诉我,我一定力所能及的帮你处理。”

那女人见云燕不像是玩笑,十分感激,想了想,说道:“我的儿子一个人在家没吃的,他今年才十五岁。如果可以,希望你们能够帮我给他送点吃的,并且安顿他一下。看看哪个亲戚能收留他?我肯定是不可能活着出去了,我不希望我儿子活活饿死。”

云燕点点头说:“这个我可以去帮你处理,情况我会告诉你的。你家里还有没有其他财产?”笔趣】文学】WwW.BIQUwx.cOm

“没有了。全是靠我在外面缝缝补补,给别人当老妈子,打短工挣些钱养活我们母子。我要死了,他还小,恐怕活不成了。”

云燕说道:“你不用如此悲观,毕竟他已经十五岁了,可以做活了。我或许帮他可以找个事,让他能挣钱养活自己。”

妇人悲痛的摇摇头说:“你不知道,他不喜欢去做事。每天游手好闲,只喜欢跟人打烂架。我也是因为如此,才更加恨这个社会,对我一家人都不公平。丈夫死了,儿子也不争气。让他去读书学堂,他不去,大字不识几个。让他去做事,他嫌累,每天游手好闲的,给我惹是生非。”

“我也是厌倦了,眼不见为净,死了好。但是毕竟他是我儿子,总不能够让他就这么呆着吧,还是让他有口饭吃。或许你们衙门的人亲自去找他说,他兴许会听你们的话的。”

云燕点头答应,从牢房出来。

她心情有些沉重,这个女人犯下的罪越来越重。幸亏及时阻止了,不然将来不知道又会惹出多少事情来。

她带了两个衙役前往那妇人家查看。

妇人已经告诉了她家的住址,云燕如果只是给一个十五岁的孩子找点事做,养活他自己,云燕还是有把握办得到的。毕竟不少的商铺,酒楼茶馆都需要跑堂打工的。只要他勤快,养活自己,甚至还有些积蓄都没问题。

但是听那妇人说这孩子不听话,整天惹是生非,这就给她一定的压力。毕竟这样的混混,要想改邪归正会比较困难。特别是没有家人在身边照着他的时候。

当她带着两个捕快来到了那妇人家的时候,发现大门紧锁。于是找邻居询问,得知妇人昨晚就出去了,一直没回家。邻居还不知道妇人已经被抓到衙门去了,说她儿子已经两天没见到了。不过这孩子是市面上混的,几天不着家也是常有的事。也不知道他在外面怎么活,家里人也不管,邻居也更不会管了。

现在衙门找上来询问,邻居很好奇,急忙问出了什么事?

云燕只说没有事,一切安好。又问到哪里去找那孩子?邻居也都摇头,说不知道。因为混混本来就是在市面上混的,今天在这儿明天在那儿,没个准。再说这孩子也经常跟邻居吵架,甚至还动拳头。所以邻居对这少年也懒得理睬。

云燕只好留下话,说如果那孩子回来,叫他到衙门来找自己。有事情要跟他交代,是关于他母亲的吩咐的。既然是衙门的人这样安排了,邻居自然不敢多说,连声答应了。

云燕以为那少年会很快到衙门来找自己的。没想到过了两天,却还是没消息。却在第三天即将过年的时候,得到了消息。但却是一个不好的消息,就在那妇人家不远的一条臭水沟的水塘里发现了一具浮尸。

那是几个捡破烂的拾荒者在水沟附近翻垃圾的时候发现的,这条臭水沟实际上是一条小溪。是东新殿两河的一条支流,但是沿着小河边住的大多是些贫苦百姓。他们总是把生活垃圾和一些废弃物品丢弃到水沟边,水能把它们冲到汴梁河去,是一种免费的垃圾处理方式。

可是事与愿违,那些东西并没有被小溪的水冲走。反而在小河边越堆越多,甚至把河道都堵塞成了堰塞湖。就这样,这小河臭不可闻,因为里面堆满了垃圾。

尸体就在其中的一个水塘里,这水很深,是堵塞之后形成的一个水潭。曾经有人失足落在这样的水潭中淹死的,所以附近的人家一般都不让孩子到这附近去玩。孩子也不大喜欢去,因为又脏又臭,距离不太远就是东京汴梁河。而汴梁河河水清澈,要想游泳洗澡,再多走一些路到河边去,会清爽的多。

几个拾荒者在翻动垃圾的时候,发现水潭中飘着一件衣服。见衣服不错,于是就用钩子把衣服扯过来,洗干净了自己穿或者拿去卖,还是能赚几文钱的。

可是当他们用钩子把衣服扯到水塘边的时候,才发现那不仅仅是一件衣服。而是穿在一个人身上的衣服,把人翻开,发现是一个年轻少年的尸体。脸色惨白,身体都已经僵硬了。

几个拾荒者吓的魂不附体,赶紧的跑去报官。

很快卓然带着云燕,南宫亭等人到河边了。因为发现尸体,也不知道是淹死还是谋杀,所以他们第一时间选择向提刑院禀报。这时候卓然的侦破的名头已经在京城传遍了,甚至在全国各地都有很高的声誉。一旦遇到类似命案,第一想到的就是来找他。

卓然出警也很快,得到消息的南宫亭,一方面派人去向卓然禀报。另一方面则自己直接带队紧急赶到现场,封锁了现场,以等待卓然前来。并且立刻对周边进行调查,并询问那三个拾荒者发现尸体的经过。这些wàiwéi工作是规定工作,不用卓然再去叮嘱,南宫亭就知道该怎么办。

所以当卓然他们赶到现场的时候,南宫亭已经大致情况摸清了,把里正也叫来。心情沉重的里正告诉主人说,他已经辨过了,这具少年的尸体正是之前被衙门抓的那妇人的儿子。

云燕听了之后,不由心头一凉。原来这一直不着家的妇人的儿子居然已经淹死在这臭沟里。云燕还是有些不放心,问道:“你确定的确是那妇人的儿子吗?”

“没错。我还叫他们邻居来辨认了,都认出来了,尸体还没有腐烂。因为天寒地冻的,虽然脸上没有血色,但是一眼就能认出来。不会错的,身上的衣服也对。”

因为现在已经靠近年边了,天气正是很冷的时候。而在这种寒冷的季节里,尸体的腐烂会速度很慢的,几天下来也未必会高度**。

为您推荐

@妙笔阁
本站所有的小说,基于搜索引擎蜘蛛的自动抓取。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