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9章 武僧

他们俩背了一个大包,里面都是吃的喝的,但是没有背帐篷。只能露宿山坡。当下取出干粮和水,两人找了一块背风的地方坐了下来。

为了减轻重量,卓然很多东西都没有带,唯独酒是不能缺的。他带了一酒囊的美酒,坐下之后拔掉盖子,自己咚咚喝了几口,然后才递给李珊。李珊也不客气,接过来喝了一口,没有还给他。

卓然说:“没关系,喜欢喝就多喝。放心吧,我觉得我们在这山上最多三天,没有结果我们就该死了这条心回去了。所以这酒水只要够我们喝三天就够了,我想差不多。”

李珊有些紧张,说:“三天够不够?要不再多呆几天吧?我父亲和我叔叔每次到这来寻找,没有个一两个月都不会下山的。”

“那他们搜了一两个月有结果吗?”

李珊顿时知道卓然这话是什么意思。——有没有结果不在于你待了多久,而是你跟佛祖真身舍利有没有缘分。于是她便点头说:“好吧,那我听你的。你说啥时候走咱们就啥时候走。”

说罢,拿过酒壶咕咚咕咚又喝了两大口,喝的有点急,差点呛着,赶紧拿了一块肉放到嘴里慢慢嚼着。正吃得香,卓然却一挥手说:“有人过来了,而且很明显是冲着咱们来的,人数应该是七八个。其中有两个功夫还不错,不过都不在话下。”

李珊顿时紧张起来,对卓然说:“他们就是山下哥达寺武僧上来巡视的。”

卓然哦了一声,因为这之前李珊说过这山上有人巡视。只要是有武功或者武功高强的,他们是不会让这种人留下的,只有不会武的人才能留在山上,这也会是为什么李珊要求卓然不要带随从的原因。

当然,李珊刻意的夸大了这件事。她实际上更多的是希望能跟卓然两个人出来寻找舍利,颇有一些跟卓然双宿双飞的意思,不愿意旁人打扰。

果然,七八个手持哨棍的身穿红色袈裟的武僧迅速的将他们围在了,其中一个身材健壮的和尚指了指两人,说道:“你们两个躲到这个鬼鬼祟祟的干什么?”

卓然很好奇,瞧着他说道:“很奇怪,大宋会说汉话的不少。想不到贺兰山下的和尚汉话也说得这么流利。”

“那是因为我到大宋云游过十几年。好了,说说你们两个来干什么?是否会武功?”

卓然说道:“我们到山上来寻找佛祖真身舍利。”

就这一句话,把旁边的李珊吓得差点从地上蹦起来。心想,老天爷,你怎么把这天大的秘密说出来?

她吃惊,那几个和尚更吃惊,眼睛都瞪圆了。说道:“你说什么?你们来找佛祖真身舍利?我看你们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了吧。”

卓然耸了耸肩,说道:“我就奇怪了,这佛祖真身舍利每个佛教徒都梦想得到,为什么我们想得到它就成了吃雄心豹子胆的?难不成这真身舍利已经归你们家了吗?是你们炕头上的媳妇,生怕我抱走吗?”

“你少啰嗦,我们寺庙建在这里,就是在这儿守着佛祖舍利的。任何想打佛祖真身舍利的人都得赶走,若是不乖乖的离开,就把腿打断扔下山去。”

卓然啧啧两声说:“真厉害,你们这么霸道,你们父母知道吗?”

“什么意思啊?”

那和尚瞪大了眼珠子,一头雾水的瞧着卓然。又看了看其他几个人,那些人都耸了耸肩,表示弄不明白。

卓然叹了口气说:“就你们这点智慧,还想守护舍利子吗?好啦,这么跟你们说吧,我们的确是到山上来找舍利的。可是找不到,这山太大了,也不知道埋在哪。如果你们几位有这方面的消息,麻烦告诉我,我会给你们好处的。至少你们不用青灯古佛辛苦了。”

那和尚大怒,手中哨棒在空中嗖嗖舞了几棍,果然威风凛凛。指着卓然说道:“好你个不开眼的东西,居然敢调戏本佛爷?众弟子先把此人拿下,绑在树上仔细拷问。”

卓然鼻孔嗤的一声冷笑,对旁边的李珊说道:“看看,一个出家人这么大火气干什么?我还没怎么说他,他就要把我绑在树上拷问。这哪是出家人,这比恶霸地主还要凶,也罢,既然佛祖不管,我来替佛祖管教你们。”

说话之间,那七八个武僧已经冲了上来,手中哨棍朝着卓然身上招呼。卓然身形一晃便不见了,施展出玄玄步。指东打西,转眼间便将这七八个武僧打翻在地,连棍子都给打飞了。

卓然不竟又惊又喜,看来柳叶青教自己的法门还真管用。以前他这玄玄是没办法出手的,否则脚下步伐就会乱,就躲不开对方的进攻了。而现在他在施展玄玄步的同时,还可以出手攻击对方。

虽然出拳的力道还有限,不能施展太多的力量,否则同样会影响脚下的玄玄步的效果。但是就凭他能出手击倒对方这一点,就已经让他欣喜若狂了。这表示他不仅具有防御能力,而且还有进攻能力了。

眼见弟子们倒了一地,那中年武僧盯着卓然冷声道:“看不出来你还有两下子,难怪口气这么大。不过凭你那两下,想到贺兰山来撒野,差远了。先吃我一棍。”

说罢,一根哨棍捂得跟风车似的,朝着卓然卷了过来。笔趣文学※※Www.BiquwX.cOm

这次卓然没有闪,在对方斜斜一棍打下来。击中他肩头的同时,他猛喝一声,狠狠一掌从上而下,劈在他的哨棍上,咔嚓一声,将那哨棍劈成两截。紧接着往前跨出一步,左拳结结实实打在对方的肚子上。

那武僧被卓然的威猛给吓住了,躲不开这一拳。被打的捧着肚子后退了好几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又赶紧爬起来。这一拳打得他小腹绞痛,强忍着腰弯的跟虾米似的望着卓然,心中惊骇。因为他这一棍足以开碑裂石,可是砸在卓然的肩头居然跟砸在石头上一样,震得他手臂发麻。

而对方又一掌将他手中的哨棍劈断,这份功力也着实让人不可小觑。加上对方那一拳速度之快,力量之猛,他属于一身横练的功夫。所以也想硬扛卓然这一拳,却被打得肚子里翻江倒海一般,差点呕吐出来。

其实卓然肩膀也是一阵疼痛,对方的功力着实很强悍。自己有软甲护体,再加上有悬浮石保护,内脏不会受伤。而对方打的又是抗击打的肩部,所以这才硬碰硬,给对方一个下马威。

那武僧完全给镇住了,挣扎着对其他人叫道:“快起来,撤。”

于是乎那七八个武僧相互搀扶着爬了起来,也不敢看卓然。低着头一瘸一拐的捂着肚子,弯着腰狼狈的下山去了。那武僧头子甚至都不敢撂下一句狠话,生怕卓然追上来把他们骨头打断。

等他们走的没有踪影了,李珊这才长舒了一口气,说:“把我给吓死了,你干嘛要惹他们呀?你说你上来朝拜圣山的不就行了吗?每年每个时候都有来自各地的信徒到这山上来朝拜,这样他们见你不会武功就会走开的。何必要惹他们?”

卓然笑了笑说:“山人自有妙计,我做的每一件事都是有我的理由的。包括这件事,你等一会儿就知道我的理由是什么呢?”

“是什么?”

“我们不是找不到这地宫的所在吗?而这些巡山的人天天在山上转悠。他们就在这个大山旁边,说不定他们能知道一些端倪。所以我把他们揍一顿,他们后面的人就会出来,到时候把他们有可能知道实情的人抓起来仔细拷问,说不定就能找到端倪了。咱们找不到不等于别人找不到,我们要能抓住知道端倪的人拷问,才有希望突破。”

李珊顿时瞪大了眼睛,说道:“啊?你是想从住持方丈之类的人身上找答案吗?他们绝对不会告诉我们的,你难道有把握把他们也拿下来拷问?再者说了,如果是他们真知道这佛祖真身舍利在哪,说不定就已经把他们转移了,绝不可能还天天在山上瞎转悠了。”

“欲盖弥彰也不是不可能的呀,而且这个方法更简单有效。在时间不够,又懒得花更多时间的情况下,从别人身上打主意是最简单不过的了。这就好比考试,你考的不好,又必须要过关。于是只好弄小抄,或者瞧别人的答案。”

虽然宋朝私塾教育跟现代的教育不同,但是那时候也是流行小抄的。因为考试经常要考一些对圣贤的话的理解和解释,而那些解释又很拗口,于是便把它写成很小的字条带到身上。所以只要有考试就有小抄,古今中外都是如此。

李珊一听卓然这话,又形象又生动,顿时咯咯笑了起来。

卓然说道:“我们就待着等他们,可能下一步会把最顶尖的住持叫出来。所以咱们要一路打过去,一直打到他们最后的老大为止,咱们再把他老大抓住了拷问。”

卓然打的这个希望,可惜他们在那儿呆到深夜也没见到那帮武僧去把救兵搬了。难道他们就这么忍气吞声算了?不大可能。但是夜已经深了,李珊有些困,靠在卓然的肩头打盹。

卓然说道:“你把头靠在我大腿上,这样可能会舒服些。当然如果你愿意的话。”

李珊又惊又喜,说道:“你说的是真的?”

“当然是真的,不愿意算了。”

“愿意,为啥不愿意?”说着,挪动身体躺了下来,把头枕在了卓然的大腿上。

为您推荐

@妙笔阁
本站所有的小说,基于搜索引擎蜘蛛的自动抓取。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