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6章 大熊猫

一路狂奔,到了傍晚时分,卓然吩咐在一处集镇住下来,柳叶青觉得身上的酒劲还有一小半没有逼出来,依旧头昏眼花的,很难受。126shu这次别说喝酒了,提到酒两个字都觉得翻胃。没想到卓然却骑着马跑到她面前,笑嘻嘻说道:“晚上接着喝,一坛酒十斤,说好了。谁要不喝谁就是王八蛋,哈哈哈。”

柳叶青看见对方神清气爽的样子,似乎先前的酒跟没喝一样。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心想那么多酒灌在他肚子里,到底到哪去了?怎么还跟没事儿人似的。

她原以为卓然这之前只是虚张声势,吓唬她,没想到他还真点了镇上能找到的最好的一坛美酒,十斤装的。过来把柳叶青叫到屋里,柳叶青一看这架势,顿时暗自叫苦,却硬着头皮。脸色阴冷的说道:“你这是什么意思?真的还要再喝?”

“谁躲谁是王八蛋,已经说的很清楚了。”

卓然端着酒坛子,也不管对方是否答应,先在自己五个空碗上倒满了,然后把对方五个碗也倒满,酒坛往旁边一放。端着酒三下五除二全都灌到了肚子里,一擦嘴,连菜也不吃。说道:“这菜是镇上最好的厨子做的,不过不是冰霜做的,不入我的口味,还不如就这样喝酒好。行吧,这个菜是给你准备的,希望你好胃口。”

“我是诚心的,因为你是帮我去的,总不能让你感觉到我招待不周吧。我不会别的待客之道,唯有酒。当然,你要觉得喝不了,随意,我不会怪你的。但是你这样的高手,目空一切的人,若是在喝酒上黏黏糊糊,那就着实让人觉得扫兴了。”

柳叶青被他拿话堵的,都不知该怎么应答。眼见卓然一副戏弄的表情,她心里觉得堵得慌,心想大不了一醉了之,有什么了不起?难道自己武功如此卓绝,居然怕他一个小毛头。就不信喝不醉他。他武功远不及自己,特别是内力,怎么都不可能比自己更快的速度把酒逼出去的。眼见他喝酒也没有任何作假的地方,肯定是虚张声势。

柳叶青作出如此判断之后,毫不犹豫的便壮着胆子,拿起酒,用手捏鼻子往嘴里灌。与此同时运用高深的内功迅速化解体内的酒精。

柳叶青是天池宗顶尖的高手,可是她化酒的速度还是比不上卓然灌酒的速度,因此在一连被灌了十几碗酒之后,她终于站起身,摆了摆手,用手捂着嘴都不敢说话,冲出了屋子,径直跑回了自己的房间,紧接着传来哇哇呕吐的声音。

卓然嘿嘿干笑,把酒碗往桌上一放。走到她的门外轻轻敲了敲说:“怎么样?还能接着喝吗?你不喝就别浪费了,我一个人喝了哈。”

听着卓然豪气万丈,里面的柳叶青吐得更凶了。

柳叶青到底没能再出来接着喝,卓然还真就把剩下的酒也全都灌到了肚子里,这才哼着小曲上床睡觉。在旁边伺候的小白和小青在天外天是见识过卓然的酒量的,但是却从来没见过他这么喝的,这哪是在喝酒,分明是在灌田水,就算是灌田水也没这么快的。

卓然上床睡觉的时候,似乎跟没喝酒似的,还跟她们调笑了几句。两人真是纳闷,这位少爷的酒量到底有多大?这肚子到底能装多少坛酒?她们估计,照这样下去,就算拿个十坛八坛也未必能把他灌醉。

第二天早上卓然老早就起来了,在走廊上哼着小曲,还做怪模怪样的动作,逗得小青和小白咯咯直笑。

小蛊仙甩着长长的辫子靠在栏杆上瞧着卓然说:“师父,你这是在练功夫还是在耍猴把戏?真好玩。”

卓然眼睛一瞪,说道:“小丫头片子,不懂就别乱说。有这么好看的耍猴把戏吗?这叫广播体操,赶明儿教你。”

“免啦,免啦,师父,我只对蛊毒术感兴趣,师父说了,人这一辈子精力是有限的,什么都想学,到头来什么都不精,一事无成。今天看见武功高的想学武功,明天看见书画好玩想学书画,后天瞧别人射箭有意思,又学射箭,那什么都不精的。还是像我师父那样,一生只钻研蛊毒术,连武功都不选,武功高手又有几个人胜得了我师父的?”

卓然说道:“你这话倒说对了,还真就是这样。术业有专攻,人不可能学尽一切。”

说到这,拿眼瞟了瞟紧关着房门的柳叶青的屋子,笑嘻嘻说道:“比如某些人,武功已经很高了,却偏偏要跟别人斗酒。她以为她武功高什么都厉害,岂不是笑话,结果怎么样,丢人现眼,哈哈哈。”

小蛊仙似乎对卓然跟柳叶青斗酒很感兴趣,说道:“师父可真厉害,您是我见到的唯一一个全才,干什么都厉害。特别是喝酒,估计没有谁能喝得过师父的,有些人不自量力,非要鸡蛋碰石头,结果弄一鼻子灰,丢人现眼,嘻嘻。”

蛊媚娘从屋里走了出来,阴着脸对小蛊仙说道:“小孩子留点口德,不然得罪人就是因为这张嘴,人家对付不了你师父还对付不了你吗?”

小蛊仙吐了吐舌头,跑过去搂着蛊媚娘的腰肢,撒着娇说道:“不是有师父吗?只要有师父在,谁也欺负不了我。”

刚说着,房门吱呀一声打开了,柳叶青脸色苍白的出现在门口,浑身还散发着酒气。身子还有些摇晃,阴冷着脸盯着卓然说道:“好吧,我不跟你斗酒了,你厉害,往后喝酒别找我。”

卓然笑了笑,说道:“我还说这一路上有个喝酒的伴,这下不寂寞了呢。原来空欢喜一场,哎,算了,还是自斟自饮吧。”

云燕从屋里出来,说道:“要不我来陪你,不过我可不能够像你那样一坛子一坛子的喝,陪你喝一点倒是可以的。”

南宫鼎也拍着胸脯说道:“大人,我也能喝一点,但是酒量远不如你,咱们喝个热闹可以。”

卓然哈哈大笑,说:“这两天喝酒的确有点斗气,所以喝的猛了点。实际上这样喝酒没意思,费钱还不落好,何必呢。”

卓然说这话倒是有所指,他想说的是酒都被他体内的悬浮石给化掉了,所以喝酒纯粹是糟蹋,因为没有在身体里留下。听到柳叶青的耳朵里却满满的都是讥讽,顿时气的鼻子都歪了,说道:“不要太过分了,你要真这样,我可就要好好跟你斗斗。”

卓然耸了耸肩说:“行啊,随时都欢迎,斗什么都可以。我这位小徒孙说我什么都行,全才,实际上我个人觉得这是言过其实的。不过谁找我斗都不会推让,不管是斗酒还是斗什么,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不过我跟人斗一般不按规矩出牌,只要能胜,不择手段,这一点事先要提醒。”

柳叶青哼了一声,说:“谁有空跟你玩儿。咱们办正事,这事办成我就走,再也不想看到你。”

卓然哈哈大笑,说道:“你是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到目前为止不想见我的女人,的确跟大熊猫一样稀罕,哈哈哈。”

收拾妥当,一行人继续启程。

这一路上柳叶青都是单独把饭菜叫到自己屋里吃,不跟卓然同桌了。因为卓然他们都要吆五喝六的喝酒,不过卓然跟云燕他们喝酒倒是实打实的,不再利用悬浮石,所以每次都喝的很尽兴。

小青和小白觉得有些纳闷,少爷先前跟那女的斗酒,大半坛灌到肚子里也没见她有什么醉意。跟这帮人在一起喝,却跟他们一样该喝醉时就差不多醉了。走路东倒西歪,说话舌头都捋不直了,真是奇怪。

南宫鼎等人原来只想跟卓然凑过数,免得大人一个人喝酒没意思。待到见到卓然喝的很高兴,而且跟他们一样并不是不可战胜的,他会喝得醉眼朦胧,说话大舌头,都很开心。

云燕喝醉了,搂着卓然说:“为什么现在又喝醉了,跟那女人斗又喝不醉呢?”

卓然哈哈大笑,说道:“这叫酒逢知己千杯少。”笔■趣文学■WWW.BiQUWX.COM

一路无话,这一日,他们终于到了李白长诗里头说的“蜀道难,难于上青天”的剑门关。

他们在深山峡谷间穿行,两岸山峰高耸入云,刀砍斧劈一般,觉得李白诗中所写的真的一点都不差。栈道真的太艰险了,经过这段路的时候云燕他们都很紧张,药葫芦则寸步不离卓然左右,一双耳朵支楞着,随时注意着周围任何可疑的动静。

不过却没有遇到任何危险,他们顺利的通过了剑门关,进入了相对和缓的丘陵地带。

这一日他们来到了阴山县。

正准备找客栈住下。

卓然这一路没有照会任何地方官员,他就想一路上微服私访了解一下川蜀到底怎么样。如果通知当地衙门迎来送往,会把丑恶都掩盖在了,看不到真实情况。

宋英宗似乎也理解卓然的想法,没有通知地方官员新任的提刑官什么时候到任。所以这一路上卓然他们走的倒是很轻松自如,没有地方官员迎来送往。

不过,当他们在大街上遇到一件事之后,卓然第一次感觉他有必要亮明身份了。

为您推荐

@妙笔阁
本站所有的小说,基于搜索引擎蜘蛛的自动抓取。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