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6章 手谕

老仵作开始帮着挖,挖了一半老仵作就累得不行了。126shu他到底上了年纪,便爬出坑外,在一棵树下大石头上坐着休息,等着徒弟挖。百无聊赖之下,他目光四处打量着,忽然他的视线落在远处那几只狗身上,因为他发现有一只狗嘴巴上似乎叼着个东西边,不知道是什么。

他觉得有些好奇,便站起身往前走。那狗也不逃走,只在那晃悠着。

老仵作往前走出十多步,他终于看清楚了。这一瞧之下不由打了个寒颤,因为他发现那狗嘴居然叼着的是一只人手。

人手上没有血,惨白惨白的。

他叹了口气,因为他看见那条手上面还沾有土,他猜想应该是埋在地里的尸体被野狗给拖出来了,并啃掉了这只手。于是他对徒弟说:“你先上来,那边野狗把谁的尸体给刨出来了。我们去把那具尸体搬过来一起埋,埋深一点,也算积善行德了。”

小仵作赶紧答应,翻身上了坟坑,跟着师父往前走。眼看着两人走过来了,那野狗才慢慢往后退。

老仵作之前已经捡了一块石头背在身后。走到距离那条狗不远处时,才出其不意的将那石头掷出,准确的砸在了叼着人手的那只狗的屁股上。

那野狗哀嚎一声扔掉人手,一路哀嚎着跑了,其他的狗也立刻各自奔逃。笔趣文学】】wWw.bIQuWx.com

两个仵作走到近前,果然看见不远处有一个人的尸体,半截裸露在外面,有半截还埋在土里。看来狗将坟刚刨开了,刨了一半把手刁出来了,那坟坑埋得很浅。

可能是胡乱掩埋的,又或者没想到狗会把它刨开。

老仵作叹了口气,说道:“既然要替人家收尸,就该用点心。不然还不如一把火烧了,总比落在狗嘴里强啊,你看现在被狗咬成什么样了…哎呀!”说到最后,他发出了一声惊叫。

因为他看清楚了,那尸体后脑勺赫然插着一柄匕首。

老仵作吓得一大跳,赶紧招呼去把手捡回来。两人好歹是衙门仵作,也经常跟判官去现场查验尸首的,见过不少凶杀死亡的尸体。所以虽然被吓了一跳,却还不至于不知该怎么办。

两人蹲下身简单查看了一下,不敢翻动尸体,发现尸体的后背脖颈有多处伤口。

小仵作仔细瞧着死者的脸,忽然他惊叫了一声:“这不是龙图阁大学士陆文安陆老爷吗?”

因为这些日子陆文安的夫人和韩青都通过各种关系在寻找陆文安,其中韩青不仅委托了衙门的捕快,也告诉了几个仵作,一旦有陆文安的下落,马上禀报。

幸亏以前陆家请画师给陆大学士画过像,这是古代有钱人喜欢做的,类似于现代的拍照。

陆夫人让画师临摹了多张用来找人,把其中一张给了韩青,在他托人寻找时可能会用得着。韩青又叫画师临摹了许多张交给了捕头仵作和一些在市面上混的人。他们最有可能打听到陆文安的下落的,其中仵作就有一张,虽然他们两个手里没有,但是他们看过这张画像。否则以他们卑微的仵作的身份是不可能见到龙图阁大学士这样的高官的。

小仵作年轻,记忆力好,只看了一眼便记住了他的样貌。虽然这尸体已经开始腐败了,又是从土里挖出来,脸上还有些泥土,但是他还是准确的辨认出了这具尸体就是一直在寻找的龙图阁大学士陆文安。

韩琦得知整个事情经过之后,把侄儿韩青叫到了跟前,二话不说狠狠给了他一记耳光,打得韩青半边脸都肿了起来。韩琦让他呆在屋里,直到案子侦破之前哪都不许去,闭门思过,等着衙门随时传讯。

陆文安的尸体运回了开封府衙门,欧阳修和韩琦都亲自到现场查看。

负责现场勘查的是云燕和南宫鼎,卓然陪曹太后去终南山没回来,云燕便挑起了大梁。好在卓然已经把看见尸体的方法反复跟云燕说了,云燕是能够抓到要点的,她也知道卓然在现场勘查中想知道些什么。

她把这些都准确的记录了下来,陆文安的尸体已经高度腐败。因为已经过了很多天,尸体是埋得很浅,被野狗拖出来之后遭到啃食,但是身上的伤口却还是能够清晰可辨。检查了身上。总共有三十二处刀伤,其中大半在要害部位。幸亏脸部基本上没有受伤,所以能够辨认出来。

死者身上带的钱袋,怀里的印章和一些私人物品都没有丢失,还在身上。

最终结论,陆文安被他人乱刀捅死,并草草的埋葬在城外的乱坟岗。很快便报到了宋英宗案头,因为陆文安可是三品大员,朝廷高官,他被人谋害,朝野震惊。宋英宗很是难过,当场落泪。说了很多这位三朝元老的好处,并当场指示欧阳修,开封府务必尽快破案,缉拿真凶,为陆文安报仇雪恨。

欧阳修当然就把这任务交给了云燕,而云燕简单做了外围调查之后,便知这案子非常棘手。找到了欧阳修,欧阳修听了之后也觉得很棘手,便带着云燕找到宰相韩琦。

韩琦见欧阳修和开封府捕快云燕来找自己,立刻便猜到了很可能与自己的侄儿韩青有关。

果然,欧阳修说道:“经过云燕捕头初步调查,陆文安阁老被害前,最后出现是在天外天与一个叫做红藕的歌姬行房,据天外天的人证实,他是夜半时分自行离开的,这件案子涉及到天外天。而天外天背后是天池宗天雷宗主的曾孙女,背景非同一般。既然涉及到他们,这字案子就不能简单处理,必须要查个铁证如山了。”

韩琦缓缓点头,说道:“我明白,天外天的冰霜姑娘跟卓然关系密切,听说正在热恋,好的如胶似漆的。要查天外天,不仅涉及到天池宗,也涉及到卓然兄弟。而且我的侄儿虽然有不在场证据,但是这案子多少与他有关,我也希望能尽早破案。要不请求官家,下旨让卓大人回来。”

只有欧阳修和韩琦知道卓然陪着曹太后到终南山去修行去了,所以欧阳修要来找韩琪商议。因为卓然的这差事是曹太后钦点的,要想把卓然从曹太后那儿叫回来,除非让官家下旨,并把这件事的严重性说明白,希望曹太后能够放卓然回来查案。案件查完之后,卓然再去终南山接着陪她。

两人一番商议之后,便决定联名写奏折,上报官家宋英宗。

宋英宗看了他们俩的奏折之后,几乎没有任何犹豫便答应了,而且亲笔写了一份皇帝手谕。八百里加急紧急送往终南山,交给卓然。

之所以如此,宋英宗希望卓然能够事先了解他回来会有什么事要处理,特别是这个案子涉及到了他的女人冰霜,好让他有个思想准备,也引起足够重视,免得他不知道其中的厉害。而陆文安的尸体可不能放得太久,他也知道卓然从尸体上可以得到很多的线索,所以必须要让他尽快赶回。

终南山卓然接到的正是宋英宗写来的这份手谕,看了之后,惊讶之下又觉得有些棘手。

因为这个案子侦破本身难度不大,但是涉及到天外天。这是欧阳修说的,很可能查到最后就不让再查了,因为涉及到的利害关系连皇帝都惹不起的,或者不愿惹的。

卓然马上拿着手谕来到曹太后的屋子,曹太后跟玄青子正在蒲团上打坐诵念经文。看见卓然进来,立刻曹太后脸上露出了微笑。

不过她的笑容很快就消失了,因为她看见了卓然表情很严肃。于是便问道:“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吗?在蓝田破案不顺利吗?”

卓然摇头说:“在蓝田破案很顺利,抓到了凶犯,而且凶犯已经伏诛。不过有另外一件重要的案子,我刚接到官家亲笔写的手谕,请太后过目。”

曹太后伸手从卓然手中接过了宋英宗的手谕,很快便看完了。叹了口气,说道:“陆文安是三朝元老,我们来终南山之前他刚刚告老还乡。而且他跟龙图阁的同僚,我的一个堂兄弟两人势同水火,闹得不可开交。最后他不得不告老还乡,事实上在我看来,他至少还可以干十年,他身体不错的,虽然年纪大了。”

“没想到刚刚离开朝堂就被害了,身中三十多刀,是谁对他有这么大仇怨?这案子又涉及到天外天里的叫冰霜的那个女人,如果这样,恐怕只有你回去才能查清楚了,别的人官家和我都不放心。别案子没查清楚倒把天池宗得罪了,这不是我们想看到的,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卓然赶紧点头说道:“微臣当然明白,只不过我已经答应要陪着太后在这至少半年,这才一个月就走了,有些不像话。”

曹太后微微一笑,说:“我看出来了,你在终南山简直度日如年。你性格不是那种耐得住寂寞的人,所以你还是回去干你的正事吧,我留在这修行就行了,放心吧。我应该不会呆太久的,你就这么告诉官家,免得她担心。”

“呆在终南山实际上更呆在皇宫没有大的区别,他派了那么多人把所有上山的人都堵住了。把山上的野兽也都杀的差不多了,就害怕给我带来任何危险。那我呆在这儿跟待在皇宫又有什么区别呢?”

为您推荐

@妙笔阁
本站所有的小说,基于搜索引擎蜘蛛的自动抓取。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