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4章 小道姑

颁发了奖之后,宋英宗十分沮丧的跟几个大臣喝酒去了。126shu曹太后并没有上前宽慰,而是到自己的帐篷去简单洗漱,换了身衣服这才出来。

酒宴在她入座之后正式开始,由司马光写了一篇赞美这次马球比赛的文章,当场宣读,又迎来众人欢呼声和赞叹声。笔趣文∵学∵wwW.biQUwx.coM

开始饮酒之后,曹太后举着杯子频频敬酒。也许是马球格外刺激,也许是想通过这种竞争来获得难得的快意和成就感。这次来观看的官员不少,因为马球场比较大,邀请的官宦名流又比较多,场上人来人往的,很是热闹。卓然觉得这简直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他一边相互敬酒,一边悄悄地接近了皇太后。

皇太后虽然是受人瞩目的对象,但是也不好大家都围着她一个人。所以她身边的人并不算太多,卓然比较容易接近,还跟她喝了一杯酒,聊了几句。又被其他的大臣打断了。

他趁着这种杂乱,伸手从怀里取出了那小锦盒。打开之后,伸手进去把里面蛊虫引到了自己的手掌,那蛊虫在他手掌乖巧的蜷缩着不动,卓然慢慢的接近曹太后。心里砰砰乱跳,他有些担心曹太后,自己在众目睽睽之下施展蛊虫,蛊虫一旦钻到太后娘娘的身上,太后会不会当场痒得脱衣服?甚至等不及到帐篷里面,这都是不好说的。

可是又没有比今天这一次更好的机会,也许短时间之内再见不到太后。所以卓然决定不能放过这难得的机会。他决定冒一次险,他相信如果出现这种情况,任公公他们不会任由曹太后丢人现眼的。会立刻用衣服把她包裹,并把她送到旁边的帐篷里头。所以卓然觉得不该想太多,还是提早下手。

曹太后四周总是不停的有人过来敬酒说话聊天,卓然慢慢接近了曹太后身边,他觉得这个距离弹出蛊虫应该能准确的弹到曹太后身上。于是卓然将蛊虫拎到了自己的指甲上,慢慢走了过去。

他将中指弯曲到掌心,让蛊虫爬上自己中指,便可以用拇指扣住对准曹太后一指弹出。就在蛊虫准备爬上他中指的时候,忽然旁边嗖地伸出一只手,砰的抓住了他的手腕。

卓然如遭电噬,顿时呆在当场。难道是自己被人认出来了吗?这之前郭奶奶就曾警告说能人背后有能人,说不定会被对方认出来。

卓然脑袋中转瞬间飞出无数的想法,有一种完蛋了的感觉,如果被当场抓住,并检验自己手指上有蛊虫,从而坐实自己对皇太后下蛊,那恐怕满门抄斩都是轻的。

一时之间,卓然全身冰凉,好像整个人都掉到了冰窟里似的,听到了耳边传来一个冰冷如刀的女子的声音:“你要做什么?”

卓然甚至连转动脑袋都觉得有些僵硬,但他的眼角却感觉到了抓住他手腕的是一个小道姑。身形娇小,体态迷人,粉面桃花,此刻却柳眉倒竖,杏眼圆睁,满脸的杀气。

她这一声已经引来了周围不少人的瞩目,包括几步远之外的曹太后,正在跟一位朝中大臣说话。听到这一声断喝,也扭过头来。

而跟在太后身边的一个花白头发的道姑手握拂尘望了过来,说道:“青梅,怎么啦?”

小道姑冷声道:“他鬼鬼祟祟一直跟着太后,太后到哪儿他就跟在哪儿,不知道他想干什么。让我瞧瞧他的手。”

抓着卓然的手猛地一翻,只见卓然的拳头握得紧紧的。青梅说道:“把你的手张开!”

卓然皱着眉说:“你是谁?为何抓着我的手?。”

“你要不听,我就把你的手拧断。”

卓然耸了耸肩:“你大可试一下。”

“你当我做不到?我就让你吃点苦。”

一声暴喝,头上竟然升腾起青气,攥着卓然手腕的手也微微颤抖起来。

卓然感觉到手腕一阵的疼痛,可是卓然并没有用强劲的内功去对抗。他唯一的依赖便只有师父逍遥子教给他的僵尸功,使自己的手臂变成僵尸一般,感觉不到疼痛。整个手掌和前臂肌肉、骨骸都变得异常僵硬,外力已无法侵入。

卓然在似真似幻的地底下遇到成群骷髅时,施展僵尸功之后,身体没有被可怕的僵尸尖锐的爪子所洞穿。这小道童武功虽然霸道,这一下也是力道强劲,想给卓然一点苦头。可是却依旧无法对卓然的手臂造成伤害。

实际上只是短暂的一瞬,那道姑跟皇太后便已经到了他们面前。道姑皱了皱眉,提高了音量说道:“徒儿,把手放开。”

这叫青梅的小道姑显然对师父不敢违拗,撅着小嘴缓缓放开了卓然的手,却死死盯着他。卓然却没把手缩回去,因为他施展僵尸功后,手臂已经僵化动弹不得。他需要一点时间来缓解才能打开手。

他瞧着自己紧握的拳头,心想自己的僵尸功使得拳头紧握,只怕已经把那蛊虫给捏死了。就不知道残骸是不是还在这掌心里。

卓然心头惊骇,面色阴冷地瞧着小道姑,又望着曹太后。曹太后微微皱眉,对卓然说道:“怎么回事?”

卓然装无辜,说道:“微臣一直想跟太后聊聊,刚才老是被人打断,微臣想找个人少一点的时候在跟娘娘说件事情,因为这件事一时半会说不清。刚才眼看太后身边人少了,正要过去,却被她一把抓到了手,把微臣手都捏得没知觉,动都动不了。”

那老道姑低头一瞧,果然卓然伸出的右手已经跟僵尸的手一般难看。她却不知道卓然已经施展了僵尸功,根本伤他不得,还以为这下卓然只怕伤得不轻。不由得很是对自己徒儿的莽撞感到生气,便皱着眉瞧着那小道姑。

小道姑似乎很有些委屈,马上说道:“师父,他真的在搞鬼,我怀疑他想对太后娘娘不利,他手里攥着什么东西我虽然不知道,但我觉得不是好东西,不然你要打开手我们看一下就知道了。也许是毒针,或者是别的什么。”

皇太后瞧瞧卓然,说道:“把手张开让哀家瞧瞧。”

卓然苦着脸说道:“微臣的手根本动不了了,真的被他掐得血脉不畅了。她有本事她自己掰开。”

小道姑青梅冷笑道:“你考我吗?你以为我掰不开?”

一伸手抓住他的手腕,开始掰他的手指,可是卓然施展僵尸功之后,整个手已经处于僵化状态,根本是打不开的。

青梅涨红着脸说道:“不可能,我捏他手上穴道,他的手会没有劲道,应该更容易打开才对,怎么反而打不开呢?他在搞鬼,他想藏着手里的东西不给娘娘看。”说罢甩开了卓然的手。

宋英宗也快步过来了,神情有些紧张,他以为卓然要行刺皇太后,目的是替自己夺回皇权。心想自己可没有让他下杀手,如果在他的手心里发现毒针或者小刀之类的,那必然会将他打入大牢并严加逼供,那时他受刑不过将自己招供出来,别说夺回皇权了,连命都不一定保得住。

宋英宗想到这,不由得额头冷汗盈盈。连声音都有些颤抖了,问道:“怎么啦?”

青梅赶紧躬身道:“他想行刺皇太后,鬼鬼祟祟地一直跟着皇太后。刚才正要动手被我抓到了,他又紧握凶器不肯撒手。”

宋英宗只听得全身犹如掉进了冰窟一般,原来自己所担心的竟然成真了,这卓然真的是要行刺皇太后,这可怎么办?

太后却皱了皱眉,说道:“先不要急着下结论,他是哀家宠信的大臣,不会行刺。而且就算他图谋不轨也不可能在众目睽睽之下下手的,他是开封府的判官,素来以推理严谨著称,破案从来没有失手过。他要行凶杀人,怎么可能不做精妙的布局呢?”

卓然赞叹皇太后思维的敏捷,以及对自己的足够的信任,让他心中感激不已。这时明懿也跑过来了,紧张的说道:“怎么了?”

卓然耸了耸,说道:“没什么,这小道姑不知道发什么神经,说我想对太后不利,鬼鬼祟祟的跟着太后,想要对太后下毒手。”

明懿立刻柳眉倒竖,指着那小道姑厉声喝道:“你是谁?凭什么这么说卓大人,你知道他是谁吗?他是未来的驸马都尉!”

说到未来驸马都尉几个字时,明懿微微有些脸红,但这话脱口而出,只是想证明卓然不会有什么歹意。那小道姑当然认得公主,一听很是惶恐。眼见皇帝和大家都不相信她的话,她必须要找到真凭实据来证明才行。

于是咬咬牙,指着卓然说道:“好,我不管别的,你把手打开,我明明看到你手里有东西的。你刚才从怀里拿出来的到底是什么?给大家看看你的手掌,若是真的什么都没有,我给你磕头赔罪。要是有,咱们可得说个清楚。”

他们在说话的时候,卓然一直在默默的施展云纹功,想化解手上的僵尸功。他发现云纹功的能力很强大,说不定有用,如果不行,恐怕要等好几个时辰自己化解了。那会夜长梦多,被这小道姑栽赃那就麻烦了。

四下里也有不少大臣过来,卓然更不能够含含糊糊的过了这一关。于是卓然并不搭话,心中默运云纹功,果然感觉到云纹功所到之处,手的僵硬感很快消除,逐渐有了知觉。

那小道姑却还在连声催促,问卓然为什么还不把手打开?卓然没好气道:“你把我的手捏的血脉不畅,打不开了,得等等。”

为您推荐

@妙笔阁
本站所有的小说,基于搜索引擎蜘蛛的自动抓取。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