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9章 惊慌的丽莎

他问了路边一个路人得知,这村的里正就在那客栈斜对面的一座宅院,于是卓然对丽莎说道:“对了,这地方应该属于回鹘,对吧?”

丽莎犹豫片刻,说道:“如果这块地方还是我们打家劫舍的那片荒漠的话,他就属于回鹘。但是现在我不敢肯定了,因为这一切对我来说都很陌生,我好像从来没来过似的。”

卓然说道:“好啦,看来你被太阳晒得不轻,有些中暑,搞不清方向。我们去找回鹘的官员,跟我们大宋关系还是不错的,兴许能借到钱。”

“哦,你难道是朝廷官员?”

卓然笑了笑没说话,径直来到了那一处宅院前。敲开门,一个老头上下打量着卓然,卓然说道:“请问是月亮村的里正在吗?我找他有事。”∧笔趣文学∧www.biquwx.coM

“你是…?”

“见了你们家主人,我说了我的身份他就会知道。”

那门房老头便说道:“那好,你进来吧。”

把两人让到了客厅坐下,进去通报,过了一会儿,出来一个中年人,满脸堆笑,见到他们拱手道:“两位有何事?”

卓然从怀里掏出皇帝的圣旨,说道:“我是大宋开封府判官卓然,奉命到这一代来公干,当然我知道这已经不属于我们大宋管辖。但希望能行个方便,我们盘缠用完了。”

那中年人的笑容僵了一下,说道:“大宋,大宋是什么地方?”

卓然愣了一下。疑惑的问道:“你们回鹘不知道大宋在什么地方吗?”

“回鹘?回鹘又是什么地方?”

他连回鹘都不知道,忙问他:“那你们这是哪呢?”

“我们这是月亮村啊。”

“月亮村上面属于哪里管辖?”

“明州啊。”

“那明州属于谁管?”

“明州就是明州管呗,上面没有谁管它了,它就是最大的。”

“那皇帝呢?皇帝是谁?”

“皇帝,对啊,皇帝是谁?我怎么想不起来了?”

那里正皱眉思索,扭头望向旁边的门房,门房也做出一副很费劲思索的样子,考虑了半天,也苦笑摇头,里正歉意的说道:“抱歉,我还真想不起皇帝是谁了?”

卓然苦笑说道:“你这里正怎么当的?连皇帝是谁都不知道了?那你的薪水谁给?”

“薪水?衙门给啊。”

卓然摆摆手说道:“算了,这么跟你说吧,在你们的东边有一个很大的国家,叫做宋朝,我就是那儿的官员。这是我们皇帝给我的证明文件,证明我的身份的,我到这来盘缠用尽,想跟你借点钱,到时候我回去之后会想办法双倍还给你的,你看可以吗?”

里正接过了卓然的明huángsè的圣旨,打开看了一眼,皱了皱眉说:“哎呀,我还真不知道有个什么地方叫宋朝的。我们这儿就知道月亮村和明州,更远的地方就没去过了。”

门房小声的对里正说道:“老爷,说不定是个骗子,可千万别借钱给他。”

里正点点头,卓然听到这话,觉得脸上烧呼呼的。没想到竟然被人当成骗子,伸手拿过了那皇帝的圣旨转身要走,里正赶紧把他拦住,说道:“你先等等,你这块布我觉得很不错,上面写的书法也是颇见功底,我很喜欢。要不你把这幅精心装裱的字卖给我,我给你个好价钱怎么样?”

这道圣旨当然是最好的丝绸所做,上面绣着金线也很值钱。上面的字是皇帝的墨宝,相当不错,完全是一幅艺术品。不过皇帝的圣旨被当成是书法作品拿来卖,让卓然哭笑不得,这要传到宋英宗的耳朵,只怕他会气得吐血。

但卓然现在急需用钱,他真的有点感觉到了当初秦琼卖马时的尴尬,于是随口道:“这东西可是很值钱,你愿意出多少钱?低了就免开金口。”

里正想了想,说道:“黄金十两怎么样?这是我能出的最高的钱了,再多我也买不起。”

卓然不禁大喜,没想到这道小小的手谕能卖到黄金十两,那可是纹银一百两。足够他们解决盘缠问题了,当下欣喜道:“行啊,那就卖给你吧。”

他原本想凭借这道圣旨做抵押,从对方那儿借到十两银子做盘缠就不错了,没想到卖了十倍的价。

一旁的丽莎也很惊讶,等到里正捧出一个锦盒。里面果真是黄灿灿的黄金的时候,两人眼睛都放光了,捧着钱到了外面,丽莎才惊诧道:“原来你真的是朝廷命官,看来我眼光不错,当时就知道你很值钱。不过你放心,我不会拿你做人质了,咱们两个相依为命能走出这儿就不错了,我不欠你的你也不欠我的。”

卓然却皱眉道:“我肚子有点痛,咱们赶紧找客栈,我还要上茅房。”

丽莎一听,也皱眉道:“我的肚子也有点痛,会不会刚才吃的饭菜有问题?”

两人说着都觉得肚子越来越痛,赶紧到了斜对面客栈。

这客栈是个四合院,中间有个很大的天井,青砖铺地。客栈中人来人往,男男女女脸上都带着微笑。

负责登记的掌柜是个胖胖的中年人,笑的让人倍感亲切。

客栈的一楼是吃饭的,里面到处都是人,几乎所有的位置都坐满了。跑堂的小二托着热气腾腾的饭菜来来往往,穿梭着忙碌。

卓然他们俩想赶紧住下好上茅厕,卓然登记了两间上房紧挨着,然后便直奔茅房,好半天才捧着肚子回来,相视苦笑。可是没坐一会儿肚子又开始痛,住在卓然旁边的一个中年商人笑着说:“是不是吃坏肚子了?最好找个郎中来瞧瞧。”

卓然也是这样想的,因为这才住进来没一个时辰,他就已经连续跑了十几次茅房了。卓然觉得不对,便叫店小二去叫郎中,郎中来了之后摇头晃脑开了一剂药,交给店小二给他们煎服。

收了钱之后郎中走了,这时天已经黑了,卓然和丽莎两人都觉得筋疲力尽。丽莎认定先前吃饭的那饭馆绝对弄的不干净拉肚子了,不过是顺手牵羊拿人家的饭菜,丽莎都不好意思去找麻烦,只能自认倒霉。所以两人都躺下歇息,等着药来服下之后,应该慢慢就会好的。

两人各自躺在自己屋里的床上,卓然闭着眼睛假寐,听着四周渐渐安静了下来,天完全黑了,有一轮月亮清冷的照进窗棂。

卓然没有点灯,也没人进来给他点灯,他已经习惯了身边有人服侍,而现在没有了,一切都得靠自己,他只好强撑着爬起来。到处找火,却不知道放在哪,推门出来叫道:“小二,小二,给我拿一盏灯上来。”

整个客栈安安静静的,没有任何声响,也没有人回答。

卓然有些奇怪,四处看了看,忽然惊讶的发现整个客栈没有一个房间亮着灯,全都是漆黑的,只有月光从天上照得明晃晃的。他往下一看,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因为原本青石板铺成的天井,此刻竟然长满了野草,那野草有半人高。不知哪来的风吹的正微微摇晃。

卓然呆了,怎么会自己睡了一觉就长了那么高的野草呢?再说刚才自己还没有睡着,只是肚子痛,躺在床上难受而已。

他赶紧快步来到隔壁敲了敲门,里面传来丽莎的声音:“谁呀?”

“是我,你快出来看看,不对劲啊。”

过了片刻,房门吱呀一声打开,丽莎走了出来问他:“怎么了?”

“这客栈里没有一间房间亮着灯,下面的天井长满了野草,不知道怎么回事?”

“什么?”

丽莎走到栏杆探头往下一看,顿时也傻眼了,陌生的杂草。张大嘴半晌才说道:“刚才我们来的时候,下面连一根杂草都没有,平平整整的呀。”

“对呀,我们再看看其他的地方,小心点,这地方有些诡异。”

卓然来到了隔壁,推了推门,房门应声打开了,只是打开时的声音好像很长时间没有人推开过似的。

房门打开之后,借着后窗照进来的月光,两人看清了里面。不由更是吃了一惊,这屋子长满了蜘蛛网,地上厚厚的一层灰。桌上放着的茶壶也都满身尘土,他推门走了进去踩在尘土上,他放慢了脚步,来到了靠里的床边,床上好像有一个人。

他凑近了一看,只觉头皮有些发麻,原来床上是一具尸体,而且早已经干枯,头发枯黄披散在枕头上。整个骷髅还蒙着一层人皮,身上肌肉已经完全风干了。可是从这尸体身上穿的衣袍,卓然觉得眼熟,往前一看,却正是先前叫自己请郎中的那位中年商人。先前他明明活生生的跟自己说话,现在却变成了一具干尸。

后面的丽莎啊的惊叫了一声,往后退了两步。踩得重了,顿时升腾起一阵灰尘,呛了她赶紧用手捂着嘴,快步出了屋子。

卓然也用手捂着嘴退了出去,他们又检查了其他几间屋子,几乎每间屋子都有尸体。有的躺在床上,有的坐在在交椅上,有的躺在地上,无一例外全都成了干尸。在一间屋子甚至还发现了一男一女正在xingfáng,却也变成两具干尸叠加在一起,身上不着寸缕。

为您推荐

@妙笔阁
本站所有的小说,基于搜索引擎蜘蛛的自动抓取。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