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0章 鬼魂下毒

那先前荷花所说的这圆通和尚说的他要把全寺的和尚都杀掉,难道就是指的下了砒霜的毒吗?但是为什么事隔了那么久才发作呢?他难道死了之后鬼魂还下了毒吗?

卓然再次陷入了一种诡异的气氛之中,但是这种诡异他还是很快否定掉了。因为这种所谓的鬼魂下毒不是一个正常的可能。已经死去了好几天的圆通和尚也不大可能是这次下毒的人。

卓然摸着下巴思索着这个案子,在寺庙里到处乱逛,寻找着可能存在的线索。

官府来查案之后,把香客都清退出去了,原本热闹的法云寺也变得安静下来,在毒不死和赶到的其他郎中的共同治疗下。这些和尚们病情逐渐稳定下来了,没有再出现新的病人,最重的病人都脱离了危险,这才让卓然松了一口气。

这时天已经黑了,卓然没有拿到新的线索之前他不能走。因为这是一起投毒案,如果不能尽快破案,找不到真凶的话,真凶还可能会再下毒,那时又将会死多少人呢?所以他必须尽快把这凶手揪出来。

实际上他感觉自己已经接近了成功,只差一张纸,捅破这层纸的金手指在什么地方他找不到。所以他背着手,不时摸摸下巴,在寺庙里到处逛着。

逛到大殿一旁,看见几个捕快正把鸭子往箩筐里放。这些是中了毒的或者死或者重伤的,反正都不能要了,有的鸭子不停的吐着白沫,这种已经中了毒的鸭当然不能吃,所以扔进筐里。

卓然看见之后,忽然心头一动,说道:“等等!”

卓然走过去查看,因为每只鸭子腿上都绑的有编号,每个编号都对应一个人或者一个检验品。他检验完之后,他眼睛定住了,缓缓伸手进去抓起一只鸭子来看了看,那鸭子眼睛亮亮的,不时嘎嘎叫两声,声音洪亮,似乎给它吃的饲料还不够尽兴。

卓然拿起了鸭子脚上绑的编号看了一眼,他的眼睛也亮了。《笔趣文学《Www.biQUWx.coM

…………

卓然来到了法云住持的屋子。

法云住持歪着身子靠在床头,时不时俯身下来干呕两声。屋里站着两个小和尚,这两个小和尚没有中毒,因为吃饭的时候他们两个跑出去玩去了,回来晚了,回来的时候已经中毒倒了一片。两人侥幸逃脱了一劫,结果被派来照顾中毒的法云住持。

见到官老爷进来,两个小和尚赶紧躬身施礼,卓然点点头说道:“你们俩出去,我有话跟你们住持说。”

法云住持眼睛微微张开,瞧了一眼卓然,然后有气无力的又闭上了,卓然等两个小和尚离开之后,这才在法云对面坐下,瞧着他说道:“住持,你感觉怎么样?”

“整个人昏昏沉沉的,我不知道还能不能活。我吃的比较多,哎,贪吃的下场。”

住持自嘲的笑了,又难过的一阵反胃。

卓然却说道:“不用演戏了,我知道你根本就没有中毒,——没有中毒在那装什么样子?”

法云顿时呆了,本来是半趴在床边呕吐的,抬头瞧着卓然说道:“卓大人,我不明白您这话的意思?”

“我的话其实很明白,——是你下的毒,而你根本就没有服下毒药,你是装成中毒的样子,好不让别人注意到你。但是你骗得了别人却骗不了我。说吧,为什么要下毒害死这么多人?”

卓然刚说完这话,法云突然出手,快的与他肥胖的身躯不相称,他的手一下子抓向了卓然的脖子,想将他制住。

仙鹤飞和错骨手等人是在禅房门口外面守候,他们想不到危险竟然来自禅房里面。待到发现法云朝卓然出手时,相隔比较远,已经来不及,但是两人还是立刻像箭一般冲了上来。

但是迟了,那阴爪已经抓向了卓然的脖子,法云嘴角露出了狞笑。就在他的爪子即将抓中卓然的脖子的时候,卓然突然很诡异的一晃脑袋,那阴爪几乎是贴着他脖子划了过去。卓然与法云几乎面对面贴在了一起,这时卓然的手贴在了法云的心口上。

法云来不及施展第二招,不由大惊失色。不过他并不是特别的恐惧,因为他感觉到卓然的手上并没有什么劲,如果是一个高手制住了他的心口他就只有死,但是以卓然现在的内力,就算在他心口打上一百掌也伤不了他。

因此法云甚至连护体的神功都没有运起来,一翻腕正想抓向卓然的脖子。但是就在这一瞬间,他感觉到贴在自己心口的卓然的手突然产生一股极其强悍的吸力,将他整个心脏猛的往外扯。

就这一下简直痛彻心扉,使他全身的劲瞬间消失,他的手在距离卓然的脖子还有半寸便垂落了下来。因为他的人已经像抽掉了骨头似的,软塌塌的,根本无力反抗。

他惊恐万状地瞧着卓然,下一刻哀求着:“大人饶命。”

卓然牢牢抓住了他的心脏,在即将抽出的瞬间停住了。他知道这种剧痛会催废对方的所有力量,因为心脏是支撑这些力量的源泉。

几乎与此同时,错骨手、仙鹤飞已经扑倒,迅速点中了已经瘫软在卓然掌控之下的法云和尚几处穴道。而错骨手直接将他手脚关节都给卸了,这样即便他用移形换位避开穴道,也同样没办法施展。

两人都惊出了一身虚汗,不过发现卓然没有受伤,这才稍稍放心,歉意的说道:“你没事吧?”

卓然点点头,微微摇头说:“我没事,放心吧。”

卓然吩咐将法云提起来,放在旁边的一把交椅上放好。卓然说道:“法云大师,现在你可以告诉我你为什么下毒?”

云燕在一旁被刚才发生的事惊呆了,他根本想不到法云会突然出手袭击卓然,再说他先前问的问题她觉得卓然是不是在开玩笑。一个寺庙的住持怎么可能下毒?还是要毒死整个寺庙的和尚。直到后面法云真的出手想控制卓然,她才确信这法云有鬼。

当下云燕说道:“法云,到底怎么回事?快说,难道毒药真的是你下的?”

法云手脚关节被卸掉,痛的额头冷汗直冒,说道:“是我下的,只是我没办法。”

“什么叫没办法?难道有人还能为逼你不成?”

法云说道:“不是,是我不受控制,我觉得我整个人都已经不是我自己了。自从那个可恶的和尚圆通来了之后,我就觉得我已经被控制了,有时我做法根本不是我想要做的,但是我控制不了。”

“到底怎么回事?”卓然认真道。

“是这样的,在几个月前圆通来到了我们寺庙,他给了我一枚据称是佛骨的小小的黑亮的珠子。”

听到这卓然不尽心头一动,立刻说道:“那珠子呢?”

“在我身上,在我怀里藏着的。”

卓然伸手进去从他怀里掏出了一个小盒子,打开里面,赫然是一枚悬浮石,只是这枚悬浮石非常小,只有蚕豆大小,比以前卓然见到的拳头大小的悬浮石完全不一样。难怪卓然距离比较远时根本没有感觉,捧在这里时卓然才会感觉到与悬浮石间的感应。

卓然不动神色问:“这东西哪来的?”

“我问过圆通,他说从西域一处废墟得到的,他得了一张藏宝图去挖宝藏,宝藏没挖到,但是挖出了这么一个东西。他就带在身上,他为了能留在本寺,就把那小珠子给了我。结果我拿到这枚珠子之后,整个人就像变了一个人,我总觉得寺庙的这些人没一个好东西,如果不把他们都杀掉会有辱佛法,这些人都是些好吃难做,根本不潜心修佛的人。”

“可是有时候我又会清醒,觉得怎么会有这种想法,心中痛苦不已。就在今天早上起来,我把那颗珠子拿出来把玩,结果我心里冒出了一股无名之火。忽然觉得寺庙的人都该死,应该把他们全都毒死。”

“这之前我就有过这种想法,所以趁着下山的机会,买了一些砒霜,本来说是拿来毒老鼠的,我把这瓶砒霜放在袖子里,去食堂的时候就把它洒在盐中。我完成这件事,就觉得整个人好像一下轻松了许多,做了一件大事似的。”

“等到发现大家都在呕吐的时候,我就装着要上吐下泻,免得别人怀疑到我,其实我没有吃,因为我的食物全是拿到屋里来吃的,外人不知道,我把食物全都倒了。老爷,我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我会做出如此可怕的事情呢。老爷求你了,饶命啊,我真不想这样的,可是我控制不了。”

卓然说道:“你先好好回忆,他说的这个珠子到底是从什么地方得到的?这个很重要,甚至可以决定对你的量刑。”

其实卓然心头已经有了主意,因为从现在来看,这法云主持是受到悬浮石的控制,就像不能辨别和控制自己行为的精神病人。因为他们的行为和思想不是他们的真实意愿,是在发病的情况下实施的。卓然也相信悬浮石有控制人的思想的能力,他们就曾经被悬浮石制造的幻觉所控制,差点死掉。

为您推荐

@妙笔阁
本站所有的小说,基于搜索引擎蜘蛛的自动抓取。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