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1章 死不足惜

卓然点头说道:“我完全同意你的推断,我觉得我们也应该首先把侦破重点放在这上面,咱们在晚上九点钟左右范围内寻找嫌疑人。”

当下,卓然、云燕和南宫鼎三人各掌管一部分,开始wàiwéi调查。卓然负责住持和庙里有职物的僧侣的调查,其他就交给他们两个。但是调查的结果基本上却是相同的,也就是这些人都表达了对圆通和尚的鄙视和无奈,但是都强调说,他们是出家人不杀生,不可能因为讨厌一个人就杀掉他。即便是坏人恶魔也是可以立地成佛的,应该引导他们弃恶扬善,而不是去杀他们。

听这些和尚所说的理由倒是很充分,连卓然都找不到漏洞。而案发当天晚上,和尚们大多在院子里乘凉,有的在禅房里念经。因为天气热,没有睡那么早,每个人都有证人证明晚上九点他们没有离开过。

如此一来,卓然认为可能性最大的寺庙内却找不到犯罪嫌疑人。这就使得调查哪些和尚跟他有仇变得意义不大了,因为即便是有仇,只要没有作案时间,就很难将他与犯罪锁定在一起。

于是卓然将侦破方向转向了山下的山村和附近的村民,调查的也主要是与这和尚有仇的。因为卓然初步判断,死者被钝器击中而死,身上口袋里的铜钱还带着,没有丢。所以显然不是图财害命,那会不会是仇杀呢?wàiwéi调查很快得到了一个结果,让卓然失望的是周围寺庙的人没有听谁与这和尚有过矛盾。

不过这和尚喜欢沾花惹草,经常四处乱游乱逛,那些在地里干活的大姑娘小媳妇没少被他言语调戏的。但他是出家人,又是法云寺的,别人不知道他是挂单和尚,待那么久还以为他是正式的僧人,都给法云寺几分面子。当然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是,他只是口头上占点便宜而已,倒也不敢动手动脚的,所以附近村子的人对他都是敬而远之。

他讨口上便宜的事没少挨骂,但是他却毫不在意,是那种死缠烂打典型的狗皮膏药。不过要想在这附近的村子排查谁有作案时间困难非常大,因为这附近的几个村子加起来有好几千人。

正在卓然彷徨无计的时候,他得到了一个重要的消息。那就是当天晚上,有人曾经看到有一个女的和两个男的从后山上山玩。目击者是一个老汉。

卓然非常兴奋,马上带人赶到了这老汉家,他要亲自进行询问。

老汉活了六七十岁,还是第一次见到开封府的判官。紧张得手足无措,卓然跟他唠了会儿家常,这才把老汉的情绪稳定了下来。卓然问:“听说法云寺和尚被人杀的头天晚上,你见到过有人上山,能不能把这过程说一下?”

老汉说道:“我家有块地就在后山上法云寺的必经之路上,从那里可以直接到法云寺的,穿过塔林就到他们的寺庙了。当时天已经黑了,我地里的活没干完,还差一点点,想把活干完了再回去,因为有些月亮到还能看得见。所以我就一直在忙活。忙到一更天将近二更天的时候,我就看见有两个男的手里拿着木棍,跟一个女的沿着山路往上走,我还听到那女的说狠狠揍他一顿,绝对打得他再也不敢呆在寺庙里头为止。”

“我就知道他们是去打架去了,但究竟跟谁打架我不清楚,但听他们那个话,前去的方向是法云寺,我就有些注意,因为我知道法云寺都是一些僧人,里面的大师人都挺好的。也没有人习武,不可能是比武去了,那些大师与人为善,也不可能与人结仇,这几个人为何要把他打跑?”

“我当时没有想到那个可恶的圆通和尚,我听说他喜欢调戏良家女子,不守清规戒律。但我本人没有亲眼见过,所以也没什么感觉,到第二天我才知道他被人打死了,正好你们来问,整个经过就是这样。”

“那你说一下那三个人分别什么长相?穿什么衣服?”

老汉想了想说:“女的穿的是一套长裙,是绿色的。两个男的穿的是长袍,对,有一个好像穿的是裤子,天黑有些看不大清楚。我好像记得那个女的曾经说过一句话,说是连我这样的人家到寺庙来上香都要被他调戏,其他农家妇人还不被他qiángbào吗?这种淫贼绝对不能够留着…”

卓然听了这话,不由心头一动,说道:“这么说这个女的曾经到法云寺来上过香,而且很可能就是近期的事情。”

“这个我就不清楚了,反正我记得她是这么说的。我印象比较深的是,她说她上香被调戏,我心里还想着原来是被调戏了来报仇来了,不过我着急回家吃饭也就没多管。我也不是喜欢管闲事的人,他们几个长得什么样我看不清楚,因为天黑,距离有些远。又没注意看,只知道是两个男的一个女的,好像都很年轻。”

卓然问到了这个消息,在确定没有其他的有更多价值的消息之后,他便带着人返回到法云寺。

卓然马上让庙祝拿来了寺庙里的功德簿,查看案发头一天来上香的香客。

到寺庙里上香礼佛的,如果是小钱就直接捐赠到功德箱里了。要是捐的数目比较大,就需要由庙祝记载在功德簿之中,并且还有可能把住持请出来表示感谢。因此每天到法云寺来,只要是捐的钱比较多的,都会记录在功德簿上。笔趣文学●●WWw.bIquwx.COm

卓然只希望老汉所说的那个女人的名字能够被记在功德箱之中,而实际上多数的香客是不会在功德箱上留名的,现在只能碰碰运气了。

卓然决定把这些功德簿上近期的女人的名字作为调查对象,这之前他想先简单翻一下。因为上面都有名字和住址,重名的比较多,即便加上名字和年纪也容易重名,如果加上名字、年纪和住址的话重名的可能性就会大大降低,才能准确的记载是谁在积德行善。

卓然一个个往下看,他的视线停在了肖掌柜名字上。

虽然肖掌柜具体叫什么名字卓然没有注意到,但是后面批注的绸缎掌柜捐多少,夫人捐多少,女儿捐多少,都批出了数字。这个萧掌柜应该就是上次老槐寺遇到的肖巧儿的父亲,因为上面赫然有肖巧儿的名字。当然,记录在功德簿上的女人不止她一个,很可能调戏的是其他人,她只是凑巧出现在了这里。

卓然拿到这本功德簿,将寺庙的僧人都召集在了一起,问道:“你们有谁见到死去的大淫贼圆通和尚在案发前调戏过什么女子?谁能认出她?”

一个中年和尚说道:“大人干嘛一定要查这个案子呀?那么多案子都等着查呢,他这个大淫贼死了活该,这叫为民除害。不管是谁杀的,我觉得都是正义的,没必要费那个功夫。”

其他几个也跟着表示赞同。

卓然摆摆手说道:“话不是这么说的,道德跟法律是两回事。也许道德上一个调戏良家妇女的恶徒死了那是罪有应得,但是法律上则是不允许私自用刑的,如果每个人都私用刑,那这个社会就乱了。——死者如果真的是作恶多端被人见义勇为出于义愤杀了,杀人者的处罚上一定会着重从轻减轻考虑,甚至免除处罚。”

“另外,还有一个重要原因,不管是谁被杀,都必须查清案情。——也许杀他的人并不是出于激愤,甚至根本不知道他是个调戏良家妇女的淫贼,还以为他只是法云寺的一个和尚,而凶手又跟法云寺有仇,因此把他当成一个普通的法云寺和尚来杀掉了,那你说这个人要不要承担责任?要不要追究他的杀人罪?”

听卓然这么一说,所有人顿时都傻眼了。的确将心比心,如果事情涉及到他们身上,而把凶手抛开了,这圆通和尚的劣迹把它作为一个被害人来看待的话,情况就可能会出现微妙的变化。

法云住持宣了一声佛号:“阿弥陀佛,卓大人说的没有错。事情没查清之前,不知道究竟怎么回事的,只有查清之后,根据查清的事实才能做出决断。若是像大人刚才所说,有人不利于本寺,想对本寺僧人下手,那他就是杀人犯了,跟其他故意杀人没有什么两样的,杀人罪那当然应该从严惩处。”

其他众人也都跟着点头了。

先前开口的那个中年僧人也点了点头,说道:“大人这么说我赞同,即是如此,那我倒是可以提供一条线索,案发前的那天中午,绸缎铺的萧掌柜带着夫人、女儿和丫鬟到法云寺来上香放风筝,他们经常来。结果在寺庙前阶梯口那儿,我就看见圆通在调戏萧掌柜的女儿,两个丫鬟因为落后了没跟上,并不在身边,我就上去帮忙劝说了圆通。”

为您推荐

@妙笔阁
本站所有的小说,基于搜索引擎蜘蛛的自动抓取。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