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0章 挑战

卓然带人也不着急的过去,就在后面等着瞧着,这铜牛高声对看守的苗军校尉叫道:“我来找你们苗王的儿子飞豹,跟他比试武功来了,他不是一直吹嘘他是苗疆第一勇士吗?我一直想跟他较量一下,看究竟谁才是真正的第一勇士。”

旁边一个山羊胡中年人摇着折扇,陪着笑说道:“少爷,那都是他们瞎吹的,不知道的还真以为就是这么回事呢。”

“不管他是吹的还是真的,这次我都要跟他一决高下,我要让别人看看,究竟谁才称得上苗疆第一勇士,谁才有够格做蛊媚娘的弟子。”

卓然原本不想再瞧,表明身份径直过关就行了,可忽然听到蛊媚娘几个字,顿时心头一动,站住了,禁不住瞧了一眼身边的仙鹤飞。

仙鹤飞心领神会的点头,朝其他的两个人使了个眼色,这可是他们到苗疆来要找的正主,要加倍留神,同时注意警戒。因为这里可不是他们熟悉的地方,特别是两派部落酋长在争夺什么苗疆第一勇士,这种情况下很可能会引起械斗,不能误伤了卓大人。

那守城的军官冷笑道:“我们少爷当然是苗疆第一勇士,至于你要挑战我们少爷,只能是自取其辱。不过你既然有这胆子,来了,我们少爷一定会让你满意,但是根据规矩,我们要先去通报,你在这儿等着消息,苗王和少爷愿意见你们才能放你们过去。”

铜牛一声冷笑,说道:“这是苗疆的地,苗人只要生了脚,想去哪里就去哪里。这条路又不是你们家的床头,还能不让我们过去吗?等到了你们家主人的门口你们再进去通报不迟。现在给老子滚开,不然本少爷可就叫你们好看。”

那校尉听对方言语带着威胁,顿时脸上变色,厉声叫道:“大家小心,他敢强行闯关就对他不客气。”

铜牛翻身下来。他下马之后,似乎要比骑的马还要高出半头。把缰绳往后一甩,迈步走到了那军校面前,拍了拍自己健壮的胸脯,冷声道:“有种朝这儿砍,我看是你的刀子快还是我铜牛的骨头硬。”

那军校脸上露出畏惧之色,往后退了一步,抓住刀柄抽出一半,怒道:“你不要逼我,不然伤了你可别怪我。”

“我才不管你,你算哪棵葱,居然敢挡挡本少爷的路,吃我一拳再说。”

说罢,抬起棒槌大的拳头,当胸一拳,朝着校尉砸了过去。

那校尉只把刀拔出一半,也不敢用刀与对方空拳对决,赶紧将刀还鞘,闪身躲开,动作倒也敏捷,可是那铜牛却连环追击,打得虎虎生威。

校尉闪避了两下,到底没躲过,就听咔嚓一声,重重一拳砸在肩上,把他打的在空中翻了两跟头,重重地摔在地上,捂着手臂惨叫连连。

守城的苗兵不由大惊,不顾一切挺起手中长矛对准了铜牛,铜牛一声冷笑,快速出手,三下两下便将那十数个苗兵手中长矛,全都折断了。

塔楼上的几个苗兵见势不妙,一咬牙,嗖嗖几箭,朝着铜牛射了过来。

“兔崽子,还真敢放箭?”

虽然铜牛看见对方的箭其实是射向自己脚下的,有一两支是射向他的腿,但已经把他激怒了。他伸出手,直接将射向他腿的箭凌空击飞了。

卓然不jinkàn得有些乍舌,因为能够用拳头将对方射来的箭羽直接击飞,功力之强,可不容小觑。看来这南山鸟王的儿子铜牛还真有两把刷子,原来这苗疆里倒也算得上藏龙卧虎,卓然不禁收起了小觑之心,心中着实有些赞叹。

铜牛将对方射来的弓箭直接击飞之后,一声咆哮,犹如屁股被点了火的狂牛似的,咚咚的踩着地皮,冲到了那塔楼之下。一声暴喝,抬双手,升腾着淡淡白色气流。随即嘭嘭两掌,狠狠击在塔楼的两根立柱上。

可是那立柱竟然纹丝不动,连皮都没破半点。

苗兵哈哈大笑。

没等笑声停歇,就见那塔楼开始摇晃起来,把击中的立柱处忽然碎裂成了粉末,两根立柱顿时好象瘸了脚似的站立不稳,顿时歪斜倾倒下来。

好在塔楼并不高,又是慢慢的往下倾倒,上面的几个人这才得以跳到地上,没有受什么重伤。

一这下子,这守寨的苗军都尴尬地站在那儿,不知如何是好,自己的十几个手下还没动手,这铜牛一个人便将这十几个全都打趴下了,而且显然手下留情了,否则要把他们都杀掉,也完全是很轻松的。

铜牛得意的拍了拍双手,迈步走到了关闭的寨门前,那门只是虚掩着的,没有上顶栓,他抬脚狠狠一脚踹了过去,两扇门轰然被撞了开去,就好像一阵狂风刮过似的,铜牛扫了一眼躺在地上惊恐的望着他的守寨校尉道:“我现在要进去了,你还有能力阻拦吗?哈哈哈。”

说罢,昂首挺胸带着随从走过了关隘。

地上的苗军将领赶紧爬起来,吩咐手下赶快去向苗王禀报。

卓然并没有叫三个大内侍卫出手,他并不想用击败对方来讨好他们要见的苗王,他不需要讨好苗王,苗王都会尽全力帮他的,因为他有皇帝的圣旨。他相信这一点,所以他没必要节外生枝,去得罪另外一拨苗族土司。谁知道哪块云彩有雨呢?山不转水转,说不定转到人家地界,还得求着人家。

在铜牛他们过了关往前走之后,卓然一行也跟着其他一些瞧热闹的村民经过关隘往苗疆深处走去。

他没有向守城的将领表明身份,因为听瞧热闹的老汉说了,从这儿到苗王所在的山寨还有一天多的路程,通报也没有必要这么早。他甚至想暗中瞧一瞧,这位来找麻烦的南疆苗王的儿子到底要惹出什么事端来。如果闹得水火不容的地步,自己或许可以根据情况作出妥善处置,以便换取苗王的好感,能进一步增强找到蛊幻娘的可能性。

卓然他们与前面南疆苗王的儿子同行,一行十几个人,保持着一定的距离,但是却没有跟丢。对方走的不快不慢,倒也不用担心跟不上。他们路上倒是没有再遇到什么关隘了,甚至也没有遇到苗王派来的人,或许苗王就是要让他们深入腹地,再来个瓮中捉鳖。笔趣×文学×wwW.BIqUwx.com

第二天,他们终于到了苗王所在的山寨。

苗王的山寨不在大宋苗疆治所黔州,距离还有数十里。也没有用黏土夯墙修建城池,而只是用木栅栏修的围墙。——苗疆到处都是树木,用树来搭建城墙比泥土更方便。

这种用木头搭建的城墙显然很简陋,但是在山高林密的丛林之中,这样的栅栏城墙已经够用了,因为大型攻城的器械同样没办法运到这儿来使用。而若只对付步兵或者轻骑兵的话,这种栅栏城墙已经可以起到有效阻拦作用。

此刻,栅栏城楼之上一排排的苗兵,正手持弓箭,拿着长短兵刃。城门楼已经关了,门口聚集了不少等着进城的百姓,这些百姓同样被堵在了外面。看这架势卓然便知道,苗王应该得到了消息,没准备让那铜牛进城。

铜牛一行人在城下停住,他高声喊道:“城楼上的人听着,我来找你们少爷飞豹,他不是号称苗疆第一勇士吗?让他来跟我打一架。我要看看谁才称得上这第一勇士。既然不让我进城,我就不进城了,就在城外等着他。当然,他要是没胆子那也不用来了,我在这儿等三天。他不来,就证明他这什么苗疆第一勇士只不过是个缩头乌龟而已。”

说罢,随行的十几个壮汉立刻大笑起来,一个个叫嚷着缩头乌龟。

台上的苗兵神情木然,似乎根本不吃他这一套,又或者已经得到了苗王的授意,对他的挑衅置之不理。

铜牛把挑衅升级,——他的手下在距离城门数十丈远的空地上搭起了帐篷,并砍来了一根高高的竹秆,插在帐篷前,在上面跳起了一幅字,写的是:“铜牛挑战飞豹,不敢来就是乌龟。”

卓然瞧了之后不禁有些忍俊不尽,看来这一次这铜牛是打定主意要跟对方一决高下的。卓然相信,那苗王的儿子飞豹如果还有一点血性的话,不会不出来应战。

不过,随后听到的话让卓然有些琢磨不透了,因为城上的一位将官高声道:“铜牛听着,我们少爷不是怕了你,而是因为我们少爷有重要的事情要处理,没这闲工夫来跟你比试什么武功。你今天就算找上门来了,我们少爷也来不了,等我们少爷的事情忙完了,会到你们南山去找你,那时再决个高下。现在你赶快滚回去吧,别在这撒野,这不是你撒野的地方。”

卓然不尽有些疑惑,这位少爷在忙什么呢?有什么急事还能忙得过别人欺到头上来的迎战吗。不过,从这位将官所说的话来看,似乎又不像是害怕,难道这少爷出了什么事不成,卓然忽然有这种感觉。

为您推荐

@妙笔阁
本站所有的小说,基于搜索引擎蜘蛛的自动抓取。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